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农业科技之十七:绿色屋顶,心向繁花  

2013-03-12 22:07:18|  分类: 农业科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农业科技之十七:浙江日报/记者/ 陈宁)绿色屋顶,心向繁花

转载:视野聚焦之:绿色屋顶,心向繁花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浙江省人大常务副主任茅临生(中)、中国工程院院士和浙江省农业科学院院长陈剑平(左一)视察由省农科院园艺研究所高级农艺师李伯均(右一)在建德市的屋顶农业试验基地。


  编者按:宇航员从天际遥望到的地球,是一个晶莹的球体,周围裹着一层薄薄的水蓝色“纱衣”。地球,这个生命的摇篮,是那样的美丽壮观。

但人类破坏自然资源的率性行为,既给地球造成了一系列生态灾难,更给人类自身生存带来了严重的威胁。

2013,让我们更多关注身边的生存环境。记住,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绿色屋顶,心向繁花

公元前6世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流传着一个美丽传说:新巴比伦王国王妃安美依迪丝(Amyitis)日夜思念她山峦叠翠、花草丛生的家乡,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便为她修建了一座华丽无比的“空中花园”,成为和秦始皇兵马俑并驾齐驱的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至此以后,“空中花园”淹没于历史长河中,流传至今的巴比伦文献中也无一提及,但它无可复原的壮观留给世界一个绿色的遐想。

江南3月,草长莺飞,杨柳依依。一年一度的植树节又到来,也许我们也曾想象,自己的房屋上绿植遍布、繁花朵朵,人和环境的共生与和谐由地面上升到空中。

在今天,我国不少城市的“绿化条例”已经把屋顶绿化面积,视作对城市绿地率的贡献。屋顶绿化,是否真正填补了不断稀缺的城市绿地,是城市绿化的出路?还是凸显了人们心中越发强烈的绿色渴望?

                                                                城市变成了“热岛”

我们赖以生存的城市主城区,有了另一个名称叫“热岛”。

热岛效应和屋顶绿化是一对如影随形的概念。每每涉及屋顶绿化可行性的论述,总免不了人们对城市热岛效应的担忧。

顾名思义,热岛和热脱不开关系。在我们的城市里,建筑密集地区的温度一定相对郊区要高,高温的城市中心被低温的郊区团团包围,就有如汪洋大海中孤独的岛屿,“热岛效应”一说由此而来。

在高楼林立的城市,让“热岛”消失的最佳选择不外乎绿地。“在最热的地方建绿地,植物的蒸腾作用,可以让温度降低。”杭州市园文局绿化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但是城市中心区域寸土寸金,几乎没有人愿意牺牲高楼建造大片绿地。

同样的难题,也令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高级农艺师李伯均担忧不已。他自2008年起着手把菜园子搬上了屋顶,动因同样是城市可利用土地面积的锐减。“城市化的推进,农村的扩张,土地面积在不断减少。”他说,尽管几十年来人们想出了填湖造田、围海造田等“不得已”增补平衡的方式,“但是破坏生态系统的代价依然很大。”

因而,脚下土地不断减少的今天,“热岛效应”、“温室效应”等城市综合征变得越发明显,人类绿色的梦想也随之慢慢升至空中,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图景开始在全世界的城市蔓延。

转载:农业科技之十七:绿色屋顶,心向繁花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绿色走上了屋顶

从上世纪60年代起,屋顶开始充当空中绿地的角色,让城市降温。当日本、美国、德国、韩国率先向屋顶绿化迈出一步后,在我国,这也变成城市绿化的补充之一。

“屋顶有没有绿化,温度相差很大。”李伯均做过调查,如果一个屋顶没有绿化,在炎热的夏天,室内温度最高可上升至37至38℃,可是一旦屋顶温度高于室内温度,还会源源不断传送热量到室内。如果屋顶覆土种上蔬菜,室内温度随之下降,“屋顶种菜将比任何保温隔热材料都更有效。”

事实印证了李伯均的观点,联合国环境保护署的资料显示,当一个城市其建筑顶部绿化达到70%时,“热岛效应”即可消失。屋顶绿化成为国际公认的改善城市热岛效应最有效的措施。

相比城市主城区“见缝插针”的绿地,造价低廉是屋顶绿化当仁不让的优势。李伯均算了一笔账,屋顶种植草坪和蔬菜,每平方米的价格在200至400元,而在城市主城区,拆迁补偿、征地成本将大大超过“绿色成本”本身。

抛却经济效益,当绿色走上了屋顶,还带来了一些“看不见”的改变。

一位台湾教授曾这样描述屋顶绿化在现代城市的意义,在空间越发稀缺的年代,屋顶的绿地和花园给人们提供了一个额外的公共交流空间,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人们只有站上屋顶才有俯视的机会,还有鸟儿也多了一个落脚地……

这也是李伯均所期望的,如果我们有一片屋顶菜园,人们一边种菜一边交流,邻里之间少了冷漠,生活是不是又回到了最淳朴的年代?

                                                                      绿色屋顶的渴望

屋顶的绿色,对城市的贡献又有几何?纵然屋顶绿地看上去很美,但在向它迈进的过程中,人们发现这或许并非城市的最终出路。

并不是所有屋顶都能覆盖绿色。在新建公共建筑的屋顶种植相对容易,而已有年代的老旧建筑则需要视房屋的承重条件而定。

但这些绿色,在城市绿地率的计算中却要大打折扣。如果屋顶覆土厚度到1.5米,所有的绿化面积都算入城市绿地率。如果不到这个标准,则要分别“打折”计算,而普遍屋顶的绿化,覆土厚度基本只在20至30厘米。

更让李伯均郁闷的是,屋顶农业完全不算入城市绿地率,目前他在全省有16个屋顶农业试点,面临着资金难题。

养护的繁琐是屋顶绿化的又一瓶颈。屋顶要用轻质的覆土,还要有完善的排水设施,建设和养地费用甚至高出地面。为了给屋顶“减压”,覆土基本不超1.5米,可是这是一个基本无法“负荷”树木的厚度,只能用草坪取而代之。

树木在屋顶的“缺席”,意味着屋顶的叶片数量远远不能和地面相比。在地面,高大的树木长满层层叠叠的叶子,这些叶片是吸收空气中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的“功臣”,这被称为叶面积指数,屋顶因为覆土的原因,只能种植单层植物,这些叶片吸收有害气体的量,可能只是地面树木丛的十分之一。

屋顶绿化,无疑能扩充城市绿色空间,“但综合成本和效益考量,这只能是补充,将不会成为绿化的首选。”杭州市园文局绿化处的相关负责人呼吁,努力将更多的城市黄金地带“变绿”,才是首选。

而我们正在探寻的“空中花园”,无论是坦途还是弯路,都在折射出我们内心对绿的渴望。

转载:农业科技之十七:绿色屋顶,心向繁花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转自《浙江日报》2013.3.12第13版人文·好奇 记者 陈宁)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