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岁月之264:我第一次赶马车  

2014-12-22 20:39:0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知青岁月之264:来源/68团 作者/上海知青 吕新民 我第一次赶马车

转载:知青岁月之264:我第一次赶马车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71年入冬以后,探亲的战友们就开始一拨一拨地动身了。到了元旦前后,想回家的也就走得差不多了。吃饭的人少了,连队食堂也显得清闲了不少。

  那一天,我想起年初建新点搬家时,山上老食堂还有些闲置的锅碗瓢盆,放在那儿也没用,干脆弄个马车去搬下来,说不定还能派上点用场。而且,前些时山上留守养蜂的两个战友也捎话来让送点粮食去。
  可是,当我到后勤一打听,才知道车老板老许请假外出了,留下来的知青中又没有会赶车的,怎么办呢?rDd北大荒之情
  说实话,下乡近两年,马车是没少坐,可自己从来没赶过。可转念一想:事在人为,好在平时也见得多了,今天就试一试吧。
  这时,正好段副连长过来,他仔细地帮我套好车,又将辕马和缰绳、马套、马鞍等一一理顺,然后在车上装了两袋面粉和一些草料。末了,还嘱咐了我几句。
  于是,我一跃坐上马车,“驾”的一声,就扬鞭上路了。

  一开始还挺顺利,虽说是冰天雪地,但天气晴朗,冬日的太阳照在身上,觉得还挺舒服。大青马精神抖擞地奔跑着,车轱辘压在积雪的车辙上发出欢快的“吱吱”声。看着道路两边白雪覆盖的大田,我情不自禁地吼了出来:“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不多一会儿,马车已跑出五、六里路,过了二连驻地,沿着公路往东一拐就直奔山上而去。
  待马车经过通北林业局前进林场口门子检查站,地势就慢慢往上走了,道路两边的林木也渐渐密了起来,不时有一辆满载木材的大挂车迎面驶过来,我赶紧小心翼翼地将马车停在路边,以防把马惊了。
  大约中午时分,终于看见西苗圃路边那标志性的“一棵松”了,顺着下坡道往右一拐,就进入了我们连队昔日的驻地。
  大半年没来,感觉变化真大啊。当初喧闹的营地如今寂静无声,道路两边的落叶松和桦树林默默地耸立着,地上被积雪覆盖的车辙都有点模糊了,谁也想不到仅仅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轰轰烈烈的师部三线建设基地呢。
  可能是心有灵犀吧,马车刚一停下,两个战友就从屋里出来迎接我们了。卸完车,将马车安顿下来后,我随二人来到原男生排宿舍,偌大的地火龙床仅在一个角落里堆放着两人的行李,显得十分空旷。好在山上最不缺的就是木材,整个屋子烧得暖洋洋的像春天一样。
  中午,他俩请我吃了一顿手擀面,饭后还喝了一碗原滋原味的椴树蜜。好久未见面,大家分外亲热,聊了一会连队的近况后,他们也抱怨山上物资缺乏还能克服,最难熬的是寂寞无聊,除了一个信号时有时无的半导体收音机,两人一天到晚就靠看书打发时间了。无奈是奉命守着那二十几箱蜂,只有待开春转卖后才可能撤点下山。
  冬天夜长日短,想着还要赶路,下午两点后,我就准备下山了。回到马车边,看见刚才扔下的一堆草料已被大青马吃得差不多,就将锅盆等杂物装车捆扎好。然后,跟两位战友告别打道回府了。

  走出驻地是一段上坡,马车走得不快,拐上公路后,路就平直了。这时,我也想快点赶回去,顺势一甩鞭子,“驾!”大青马随即通人性地颠了起来。
  坐在马车上,我心中不免有点得意,头一回当车老板感觉还不错嘛。
  可是没多久,我就感到不对劲。车上装载的锅盆杂物随着马车的颠簸发出“叮咣叮咣”的响声,在空旷的林区显得格外刺耳。可能大青马也被这奇怪的声音吓着了,不由得越跑越快,我“吁、吁”了好几声,它根本不理睬,还是一个劲地朝前跑着。
  更要命的是,辕马的肚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没有经验的我出发前也没有再仔细检查一遍。眼瞅着马车像高射炮一样地竖了起来,我拼命地拽住缰绳,但是一点用也没有。也不知当时怎么想的,我下意识地往下一跳,想拉住大青马。可就在脚还没落地那一刹那,我的腰已被马车狠狠地撞了一下,随后左侧的车轱辘就从我的身上碾了过去……
  我趴在雪地上迷糊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睛一看,马车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感到大腿和腰部一阵阵疼痛,好不容易才找着掉到雪地上的眼镜,试着慢慢地站了起来,朝周围一看,好像离口门子检查站已经不远了,就瘸着腿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山林间一片寂静,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我不免有些着急起来,马车也不知怎么样了。
  正在这时,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马蹄声。过了好一会儿,一辆装满木材的马车从山上下来了,拜泉的车老板问清缘由,二话没说,就将我扶上他的马车。
  车行没多久,我们就看见大青马和已经凌乱的马车停在路旁的树林里,而不远处就是一条河沟,要是马车再往前一点冲下桥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好心的车老板帮助我重新套好车,并带上公路,看我还勉强能赶车,就先走了。
  经历了这么一场折腾,大青马似乎也懂事了不少,一路上再没给我增添任何麻烦。
  等我们回到连队,已是晚上七点多了,大家也正在为我们着急呢。
  可能是冬天衣服穿得多的缘故,休养了半个多月,腿上的伤痛就基本上不碍事,可腰疼的毛病就没那么简单了,直到如今它还经常提醒我那件令人尴尬难忘的往事。
如今的口门子检查站.jpgrDd北大荒之情
                   如今的口门子检查站rDd北大荒之情

2011年6月6日在“一棵松”旧地留影.JPGrDd北大荒之情
              2011年6月6日在“一棵松”旧地留影rDd北大荒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