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597(19团)之九十三:初到北大荒十九团十九连  

2014-09-23 21:46:27|  分类: 597(19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597(19团)之九十三:597往事、597的家园  文/宋文汉       初到北大荒十九团十九连 

转载:597(19团)之九十三:初到北大荒十九团十九连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69年8月18日,我们从北京出发,经过五十多个小时颠波,于二十一日凌晨一点多,到达福利屯火车站。出了车站,外面一片漆黑,我和其它同学在一个农场人的带领着,一路小跑,突然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摔了马趴,赶紧爬起来,顾不上掸土,追上前面的人,很快到了福利屯电影院。在大礼堂点名中,我和30几个同学分到十九连,又坐了近三个小时解放卡车,终于到了连队。   

转载:597(19团)之九十三:初到北大荒十九团十九连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一下车就傻眼了,怎么太阳从西边升起呀?原来我迷失方向了,可能前几天刚下过雨,地上很泥泞,一个不大的水坑有几只鸭子和鹅,朝我们叫唤,可能是见到生人,周围的环境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

  整个连队有几排土坯房,三条土路,还有一座不大的砖房,就是食堂加礼堂。我和别的同学被领进礼堂,里面有三面大炕,前面有一个小舞台,可能是领导讲话和演节目用的,把行李往炕上一放。我当时记得有一个叫杨清万的人,是四川转业官兵,把我们叫到一起,说你们知青要好好干,主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和老职工打成一片,好好干。

 当时知青宿舍还没有盖好,我们20几个男同学临时住在大礼堂,一溜大土炕能睡三十多人。当天晚上,吃的是炒茄子和馒头,吃完饭在礼堂呆着没事,我们几个同学就往东面溜个湾。

  一条笔直田间道通往东大林子,路面很宽,足有十余米,后来才知道,是为走农具方便,才修的那么宽。田间道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黑土地,就是地边上连一棵树都没有,偶尔空中飞几只野鸟,我们几个同学还商量把几条田间道,取名叫前门大街,和王府井大街。

  溜一会觉得没啥意思,哥几个又回到大礼堂,不一会,天就黑了,也没什么事干,躺在大炕上聊天。没一会,我就觉得肚子不舒服,想上厕所,厕所是用苞米杆围成的,每个坑前放俩块石头,人蹲在上面直晃荡,最气人的是小咬和蚊子特多,蹲一会得咬几十个包。

 后来,老职工告诉我们一个办法,临上厕所前,弄一把草点燃,就好多了,可熏了蚊子,也把人熏的够呛。当时的礼堂还没有电灯,老杨拿俩盏马灯,细小火苗一闪一闪的,真像鬼火的,睡了一会,因为想家,就哭了,我记得大多数同学都哭了,从北京出发到现在己经60多小时,根本就没怎么睡觉,后来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笫二天早上,老杨带上我们到位于李家屯旁边的果园,主要任务是摘沙果。一开始,我们把好摘的都干完了,不好摘自的就用木棍打,有的沙果被打碎了,被老杨看到了,狠狠地说了我,当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有点不服气。转眼半个月过去了,我分到农工二排,具体哪个班记不清了,只记得排长叫郭振海,他一直带我们下地干活。

  一晃就到冬天,连里让我们二排到东边大草店子打草,我们二十几个人把行李、锅盆,粮食、还有土豆萝卜,装上俩个爬犁上,到地方以后,我们赶紧支帐蓬,垒炉子。帐蓬之间用一顶草席一分为二,男女各住一边,干了几个小时,大伙都饿了,当时食堂让老北知青高启忠给我们做饭。

    老高发愁了,吃什么呀,毕竟不如在连队方便,干脆咱们吃嗒哒汤吧、我记得老高用的那锅比咱家炒菜的锅大一点,他笫一锅做好后,大伙你一盆,我一碗很快就没了,第二锅没做好,我的碗早就喝完了,老高做了六锅才够大伙喝的,当时帐蓬外面零下二十多度,喝了俩碗嗒哒汤,那就一个香啊。

转载:597(19团)之九十三:初到北大荒十九团十九连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笫二天早上,吃完早饭我和大黑哥一块出去打草。我以前上中学时也干过农活,但是到农场打苇子还是笫一次,割下苇子不会捆,大黑哥就手把手教我,他告诉我捆好草,踢三脚不散就成了,总算是学会了,心里还挺高兴的。由于早上吃的有点咸,没过多长时间就口甘舌燥了。

 身上只有一把镰刀,哪向现在有保温怀,由于没有经验,就用镰刀挖了一点雪放入口中,妈呀!一下就把舌头粘上了,实际上镰刀和舌头冻一块了,我一狠心,使劲一拽,镰刀和舌头分开了,一阵钻心的疼,舌头上一块皮粘在镰刀上了,当时朝雪地上吐了几口唾液,全是鲜红的血。

  后来,大黑郭告诉我,舌头是热的,但是室外温度零下二十多度,你用镰刀往嘴里添雪,不把肉皮粘下来才怪了,这一次教训太深刻了,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一晃我们在芦苇荡干了半个月了,任务完成了,正好也快过年了,我们又做爬犁回到连队。

    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三营十九连宋文汉电话一三六一一零五一一四零。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