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岁月之245:捕鸭险遇  

2014-10-30 21:14:2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知青《捕鸭险遇》

                                     转载:知青岁月之245:   文/胡孝龙(黑龙江兵团26团上海知青)捕鸭险遇

转载:知青岁月之245:捕鸭险遇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北大荒597农场长林岛国家湿地公园芦苇荡的小鸭子。田恒方拍摄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下乡所在的兵直第二十六团迁到新建点垦荒种地。这是一片鲜有人迹的低洼涝地,一切靠自力更生,伙食供应很差。

       我们连里开垦了二十亩生地试种水稻,由我带着几名战士日常管理。水稻田坐落在远离营房的荒芜之地,周边杂草繁密神秘莫测。日常工作比较清闲,主要是适时灌水与放水,不论白天还是晚上,大家轮着班由一个人前去工作。因为行影单只,又无任何可供消遣的途径,工作中既枯燥又乏味。

       到了秋天,水稻将要成熟时,经常有成群的野鸭飞落到稻田里吞食稻子。那天傍晚,寒风凌厉,西边的残阳正在大草甸尽头徐徐落下,我手持捅锹在稻田里埋头放水。猛然间,身后“扑剌剌”一阵急响把我吓得打了个激灵,扭头望去,见有七八只野鸭扑楞着翅膀蹿出稻田向草地逃去。

      “它们怎么不飞?”惊吓之余我不禁纳闷,再细看,不禁乐开了怀,原来鸭群中除了一只成年母鸭外,其余均是半大不小的崽鸭。鸭们不是四处逃窜,而是紧跟母鸭成一字纵队快速奔跑,尽管翅膀猛烈扇动,却因羽毛未丰无法飞行,奔跑速度并不是很快。

        不容犹豫,我提起捅锹大步追了上去。鸭们慌不择路,时不时被隆起的草坷垃绊倒,惊恐的急叫声不绝于耳。追近后,因顾虑到捅锹锋利如刀,不忍心看到野鸭被扎中后的惨状,我放弃了投掷捅锹的初衷。那么再追近些,只须用捅锹拍击,一拍一个准!

        当追到合适的距离,刚想拍击落到最后的一只小鸭时,我看到领跑的那只麻黑色的母鸭忽地蹲伏在了一边,小鸭们依次在它身旁跑过。我不由得楞了一下。只见这只母鸭张着宽大的翅膀不扇也不扑,一瘸一拐地“嘎嘎”叫着艰难奔跑。“嗬,这只鸭子好大好肥,它肯定伤重跑不动了,先解决了它,反正其余的鸭子也跑不了。”我加快脚步追上了断后的母鸭,刚举起捅锹,母鸭却一下子蹿出去很远。然后又一瘸一拐艰难奔跑。待我再次追上时,它又故伎重演。以致几度在咫尺之间都无法下手。我气急交加,继续全力追赶。

       追着追着,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暗,草丛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周围的景物已不再清晰,除了眼前这只“嘎嘎”乱叫、忽快忽慢逃亡的母鸭,我丝毫不知其余的小鸭们在什么时候像突然蒸发似的销声匿迹了。

       又一次迫近了母鸭,我扭身抡锹,准备予以致命一击,出乎意料的是随着“嘎”的一声长叫,母鸭竟拍击双翅腾空飞了起来。

       “它竟然能飞?它的伤是假装的?”不待我回过神来,我猛然感到大地剧烈晃动,同时地面在急速下沉。我踉踉跄跄努力想保持平衡,但一个大踉跄,失去重心的我一下子摔倒在了已沉入水中的草地上。发出腐烂味的水冰冷刺骨,瞬间把我淹没了,耳边只听到“咕嘟咕嘟”的水泡声。

       突如其来的极度恐惧使我脑中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我曾经听附近屯子里一位放牛的老农说过,此处是一片沼泽地,亘古以来,沼泽地里的植物自生自灭。盘根错节的草根形成的草垡子厚达一尺有余,在水面上呈悬浮状态,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小型动物踩上去安然无恙,但人或者大型动物踩上去后,因重力的原因很容易随着草垡子沉下去。湖水深不可测,底下是又厚又黏的淤泥,一旦掉进水里往往将九死一生。屯子里已先后有数条放牧的耕牛葬身于此处……

       黑灯瞎火,方圆数里的荒塬内就我一个人。就在我束手无策命悬一线之时,忽然,我觉得自己竟能呼吸了,原来是草垡子已自动浮上了水面。惊魂未定的我翻身跃起,顾不上拧干湿透的衣服,像被饿狼追撵似的顺着来路落荒而逃。 

       事后,战友们纷纷为我庆贺,说如果不是恰巧摔倒在草垡子中心部位,未使草垡子发生倾翻,或者这块草垡子不够大,其浮力不足以承受体重的话,我很可能早已遭到灭顶之灾了。也有人说我的遭遇是野鸭对我的警告,如果因我的贪婪打死了野鸭的话,就绝不是虚惊一场那么简单的事了。

       每当忆起这次捕鸭险遇,我都会被母鸭的智慧、果敢和勇气所折服,更为母鸭舍身救崽的伟大母爱平添敬意。那只母野鸭其貌不扬,叫声不雅,姿态也不佳,但她在生死存亡紧急关头表现出来的行为内容,可能远远超乎我们人类的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