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岁月之274:文/3师21团永恒十连 “枪缘之五”------误杀长脖老等  

2015-01-13 18:41:1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永恒十连《枪缘(五)误杀长脖老等》

转载:知青岁月之274:文/3师21团永恒十连 “枪缘之五”------误杀长脖老等

枪缘(五)误杀长脖老等 - 永恒十连 - ljj.lw的博客

      误杀长脖老等

           再一个意外是打大雁却让长脖老等做了枪下鬼。在大兴安岭农场公安分局工作的时候,那年五月,我的录取通知书到了,回哈尔滨的火车票是五月三号下午,我想在临走前打一只狍子带回城给家里人尝尝,于是,那天天不亮,我就走了十多里路来到山林边儿,想堵截在天亮前返回山林的狍子群,也真不凑巧,太阳都出来了,我连一只狍子也没看到,无意中,却抓住了一高一矮两个偷农场化肥袋的氓流。

农场播小麦的时候,为了方便机车作业,成袋的麦种和化肥就堆在地头,一般都派人专门看管,那天谁知道怎么回事儿?值夜班的人失职了,让这帮小子得了手。那时候化肥袋子做得质量很高厚厚透明的塑料,防潮又防水,在我们这个里无论装粮食还是装土特产品,比麻袋还要适用,如拿到大杨树镇,一条化肥袋子可以卖一元钱,那时候我工资才38块钱。

那个矮个子盲流看到只有我一个人,立刻爬跪在地上磕着头,一边央求我放了他们,一边往我脚下爬,看到这情形,我感到不好,这荒郊野外如果被他抱住腿,动起手来,两个人对付我一个人,是凶多吉少。于是,我一边退后和他们保持一段距离,一边朝天开了一枪,吓唬他们说,我已经报警,要是逃跑,前面也会有人来抓他们,并且喝令那小子起来,,让他们扛着那两大包化肥袋子上公路老老实实跟我回公安分局,尽管这样俩氓流还是磨磨蹭蹭很不情愿。

上了公路走了没一会儿,只见他俩中的一个人突然加快脚步和同伴拉开距离跑到前边,我一嗓子把他喊回来,一会儿他们两个人又分别走在路两侧沟边上,还不时地回头偷看,我看出他们的企图怕他们脱离视线,及时吆喝他们回来,他们两个人在我枪的逼迫下一直没办法逃脱,就这样走走停停,我是东喊一嗓子,西喊一嗓子归拢着他们,真比赶羊都困难。

行进中,我发现路右边地里有一只孤雁栖息远处积水中,狍子没打到,打一只大雁也可算作个不错的野味,打上打不上碰碰运气,我停住脚步,为了稳妥我试着采取跪姿瞄准。

虽然太阳出来了,地面上徐徐缭绕起一缕缕雾气,但也没有影响到瞄准,使人没想到的是一枪就竟把那只大雁打中了,随着枪响大雁一下歪倒在水中。

见状,高个子盲流立刻挽起了裤脚,鞋也没有脱,毫不犹豫踏入水中。五月份的大兴安岭天气依然很凉,晚上气温还在零下,水面上冻了一层薄薄的冰,一踩一个窟窿,水不深刚没到脚脖,看他呲牙咧嘴的样子那水肯定很凉。一会儿,他返了回来,走近路边谄媚地把那只大雁拎举过头顶,我一看哪里是什么大雁,原来是只灰色的长脖老等。

长脖老等这个东西,羽毛多腿很长,整天傻傻地弓弓着脖子,一条腿金鸡独立,守在水边,一动也不动等着小鱼送上门来。长脖老等看着个头很大其实身上肉很少,满打满算也就二斤的份量,我没有吃过这飞禽,主要是它猥琐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没有食欲,不用想,这家伙肉肯定难吃,但既然到手了我也没让扔掉,依照我们知青“是肉就比萝卜强”的观念 决定回去给公安局的同僚们吃。

看到打来的猎物,我不忘我现身说法警告这两个盲流:“如果谁要不听话,敢跑?那下场就像长脖老等一样。”听罢,只见他们俩连连点头称是,扛着化肥袋子,走路变得规矩多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到办公室。

因为是下午的火车,我立刻把这事儿结案,在做笔录的时候,那两个盲流交代说,开始的时候,他们想把我手里的家伙什儿(枪)抢走,然后就走人,后来看到我动真格的了,尤其是枪还打得那么准,蹲在那么远的一个长脖老等都能给枪毙,吓得他们俩谁也不敢再想跑了……听了他俩这话里面充分地肯定了咱的成绩,还崇拜咱,的心里是美滋滋的,于是,作为奖赏到宿舍找一双旧棉鞋,又去食堂要了一些剩馒头给了他们后便把他俩放了,管他咋地人家盲流子也不容易啊!那只长脖老等和那近一百个化肥袋子,也就留给我们公安分局已成家的海拉尔的知青韩耀礼,还有炮腿子小吴这些同僚们做临别纪念了。

现在我还在想,当时,二百多米的距离用步枪无依托能打到瘦瘦的长脖老等,说实话,对于我来说那百分之百可是蒙的,咱靠的是运气,更靠的是枪缘啊,那只给大雁作替身的长脖老等,在我在大兴安岭的最后一天里能撞在我的枪口上也真够倒霉的了,愿它在天之灵不要记恨我,因为这纯粹是误杀。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