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岁月之277:文/3师21团永恒十连 “枪缘之八”------赌酒  

2015-01-19 18:31:1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永恒十连《枪缘(八)赌酒》

转载:知青岁月之277:文/3师21团永恒十连 “枪缘之八”------赌酒

file[8]_搜狐免费相册

赌酒

在省局的时候,一次,我和哈尔滨的于成龙,去到玉泉一个基层单位搞调研。午饭后,我拿出来一盒六四子弹对成龙说:闲着没事儿,咱们到山里练练枪!其实,我内心有个小算盘,练枪是假,把晚上接风酒推给成龙喝是真。我们系统有规定,到基层公出,为了保证下午工作,午饭一律不准喝酒,接风酒都是安排在晚餐喝。我这个人见酒就打怵,因此想借练枪机会赌一把,我自信我的枪法能超过成龙,谁输谁喝酒。

成龙见此却很干脆应允了,说:你先顺公路慢慢走,我到办公楼去一趟。没几分钟,成龙一手拎着一个黄绿色挎包,一手拎个装着几个空酒瓶的塑料袋追了上来,看来那瓶子肯定是当靶子的,想得真周到。

我俩拐进山沟,找一块视线比较好的地方,把东西放下,我把瓶子摆在距离我们有40多米远的山坡上。其实手枪打靶距离一般是25米,之所以把距离拉大我认为这样能给对方增加一些难度,我们约定好:四发子弹为一轮回,只要其中有一发打中了瓶子就得1分,最后看谁得分最多,晚饭时,得分少的要替得分多的喝酒。

我让成龙先来,六四手枪枪柄短,很难控制复进机向上的作用力,因此子弹出膛时总是打高,成龙前三枪都没有打中,他却一点也不急,慢悠悠开了第四枪,竟然命中。轮到我,啪、啪两枪就命中瓶子,第一回合各得一分。第二回合,成龙依然是不紧不慢,打一枪停顿一下,还有进步,只用了三发子弹就把瓶子打碎了,我还是用两枪。那一天也真犯邪,成龙好象中了魔法,四发子弹之内总能把瓶子打碎。4个回合过去了,几个瓶子全部打碎也没分出上下,我那盒64弹基本见底了。见此成龙说,你的六四枪把太短,我给你借来一支把长好握的枪,说着从挎包里掏出支五一式,又晃晃挎包,里面哗哗直响,我探头一看,挎包里竟然装有半下镀铜的五四弹,看样子能有几百发。

五一式手枪跟五四外形基本差不多,枪比六四虽然重一些,但要有劲得多,握得也稳,准确性也高,枪声也大,打着更过瘾。

整个的瓶子没有了,我们开始打剩下的半截破瓶子和大块的瓶子残片。由于距离太远,子弹打上目标也看不出太明显的痕迹,因此我们常常出现自己认定那一枪打中了,而对方却不认可的局面,争论来争论去也分不清胜负,看来没个第三方裁判这比赛是进行不下去了。我说,咱们还是练练枪玩吧,都说这国产的五一式手枪有毛病,刚下发使用两年多就被五四式给代替了,今天咱来个破坏性试验,看看五一式一次到底最多能打多少子弹?

开始,他打枪,我在备用弹夹里压子弹,压子弹不轻松,八发子弹都得由你用大拇指一发一发按进去,压满一弹夹一般用十秒时间。压前两发时,由于弹夹里的弹簧劲头还不大,压起来还很轻松,压倒后几发弹簧紧了就得用点力,刚压几个弹夹拇指就弄得很疼。于是我就少压几发,成龙打了几枪复进机就卡住了,他又拉又磕,才发现弹夹里没有了子弹,直埋怨我为啥不压满。一会儿,就由我来打枪,他压子弹,真是心照不宣才压两个弹夹他就和我一样图省劲儿只压五六发。

子弹打有一百多发时,枪身慢慢热了起来,尤其是复进机套管已经有些烫手了,里面的弹簧遇热,弹性变小,因此有几次子弹上不了膛,还得用石头磕一下复进机才能就位。再则,由于枪管膨胀,弹头出枪口速度越来越小,子弹落地点也越来越近,射击时必须抬高瞄准角度,此时根本谈不上指哪打哪儿。成龙断定说,国产的手枪终归是不行,才打这么多子弹抢就废了,还说他用过的德国二号撸子打多少子弹都没问题,还是德国的枪好。我马上跟他抬杠,说:那不一定,德国的枪未必好,不信咱们接着赌喝酒。他说赌就赌,不过得有事实。我举例说自己在大兴安岭曾经使过一只德国镜面匣子枪,30米的距离就打低了有二十公分(事情是有的,但是有些情况我隐瞒没有说,我那支匣子枪口径是7.63的,使用的却是,7.62口径的子弹)他开始犹豫了一下,后又说你的情况没有人证明,可咱们这把五一式打了这些子弹马上就不能使了这就是事实。

 

说是说,做是做,我俩一直没有闲着,一会儿子弹打完了,举目一望右前方地上密密麻麻散落着一片弹壳,仿佛一场阻击战刚刚结束。

我俩活动着手脚,成龙说“咱的子弹虽然不是枪枪命中,但是也是枪枪不离左右,咱靠的那是功底……”我说你的枪法还可以,但跟我的枪法比还略逊一筹……哈哈谁都没忘记自诩。这时我发现自己右手大拇指肚红肿起来,一按火辣辣地疼,也不知是被复进机烫的还是压子弹磨的,我揉着手很是懊丧,心里想,晚上的酒没有推出去,反倒把手指头弄的这样,真不值得。

起身时,发现地上有一颗遗漏的子弹,这时那把五一式已经凉了,成龙随手把子弹推上膛,瞄准前方十多米远一棵白桦树干上长着的一个拳头大小的褐色树菌 “当”的一声枪响,还真准,那树菌还真被打掉下一块,我们面面相觑,我灵机一动马上借题发挥说:看来真是冤枉这五一式手枪了,这国产手枪质量还是不错的,外国的月亮也不一定比中国的圆。我又笑着对成龙说:“哈哈,可别说这一枪是你蒙的,你打枪靠的是功底,这国产枪让咱们连打几百发子弹,造的这么惨,到头来还是这么准,你说说,晚上的酒你是不是喝定了?”此时成龙是有苦难言。

晚餐酒桌上成龙果不食言,基层的赵殿邦政委的开杯酒,加上后来的敬酒,都被成龙代我喝了,成龙对有些不解的大伙说,没办法,我比枪打赌输了,咱就得喝。成龙酒量也不大,他拼的是胆量是一种豪气,所以一会儿满脸胀红靠在靠在椅背上睡了。收杯时一把手王路辉对我说:“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也看到我们基层干警的辛苦,要知道他们每周最多只能回一次家,你要认可他们的的敬业精神,这杯酒你就喝掉,如果还想让人替喝,成龙已经不行了,那就再打赌比枪法,明早我派个干警带个胸环靶,你们来场正规赛,差一环罚一杯酒……”我一听知道他是下了狠茬子,对在酒桌上那些路子咱可是白丁,干不过他们,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干脆弄个好态度,于是主动说:我虽然没酒量,但借收杯酒我还是敬大伙一杯,这酒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完几层意思二两多的玉泉大粬我一仰头直接倒进喉咙,虽然火辣辣灼得嗓子都哑了,眼皮朦胧也像成龙一样睁不开,但是咱总算也当了一把壮士,看来枪只能用来防身,用来防酒靠不住呀!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