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岁月之312:北大荒知青关于八条麻袋的趣闻  

2015-07-31 20:58:2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知青岁月之312:来源: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北大荒知青关于八条麻袋的趣闻

转载:知青岁月之312:北大荒知青关于八条麻袋的趣闻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69年早春刚到抚远,我们二百多人的修路大军吃菜是个大问题。我们的驻地纵深到荒原几百里,与世隔绝,比我们早些到达的组建六师的人马,同样是百十号人马落地荒原,相隔百里宿营扎寨,就完成一个团部的雏形,比我们修路大军还简陋、艰苦,衣食住行我们根本借不上他们任何光。

  初到抚远,靠我们随车带点粮油蔬菜,还能解燃眉之急,不久,衣食无着的窘境已严重干扰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修路大军二百多人,是由各个连队的每连十几人组合在一起,开始,互相并不熟悉,慢慢才熟悉起来。所以,起初的民主选举还是带有一些盲目,我们的战士委员会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形成的。本来我是作为宣传备选的,可最终却成了战士委员会的副主任并主管经济。当时,不以为然,如何行使职权更不知道,后来,才知道责任重大。

 没几天,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去几百里之外的富锦去购买蔬菜,我的任务能否完成,就体现在能否装满分派的八条麻袋。几百里行程怎么去?车在哪里?如何找?有什么菜及怎么样买?又如何往回运?这一系列问题没人管。好在问题没那么复杂,干起来简单多了。

 比我们还纵深荒原的还大有人在,修路的、建团队,来往都要途径我们这里,因为打通外界的只有唯一的通路。我们恰在路边,等于必须经过我们家门。早晨,我等在路边,期待搭上有去富锦方向的车。上工的伙伴知道我去富锦,个个羡慕不已,与世隔绝的苦闷,巴不得有机会到外面转转,富锦就是向往的大都市。他们不清楚我的使命,只会打趣替我去。说实话,我真恨不得有人替我,富锦对我没那么大吸引力。我打怵任务的完成。

 路边八条麻袋散乱在我脚下,一眼望不到头的路基向远处延伸,却带不来相应的兴奋。不久,远处一台拖轮颠簸着驰近,是一台富锦产的28马力胶轮拖拉机,一摆手就上了车,比上自家车还便捷。一路和车上的二人闲聊,得知他们是新组建团的,那是以后的六师属瞎,去富锦办事。简直太巧了,感到任务像完成了一半,一高兴路边的景色尽收眼底。虽是早春,一眼望不到边的荒原,绝大部分都是沼泽地,开始返青,虽然,一路景色重复,大都是满眼荒芜,但大地复苏,让人感到春的觉醒,还是心旷神怡。思绪随着浓浓春的气息飘忽不定,想团里、想家人、想同学、想眼前、想远处……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是身处反修前哨的优越,是肩负使命的责任,我说不清。

 不知不觉富锦到了,路上取经知道富锦的菜也不那么充足,属于青黄不接阶段,加上菜不能自由买卖,我一下懵了,知道八麻袋菜装满绝非易事。来车任务紧急,返程我不可能再搭乘,只有另想办法。走在富锦街上,一切都那么陌生,想象中沿街叫卖的菜贩无处寻觅,菜摊更没有踪迹。天无绝人之路,到城郊想办法,终于找到反季的蔬菜,还在地里,我和地主人一番恳谈,大道理不用讲,一题修路都知道,好在远处修路大军还没到富锦大规模购菜,我算前驱。菜难买,菜同样难以大批外销,市场环节不畅注定了需求难。我的到来,无疑是给菜农带来福音。简单的讨价还价,我就以极低的价格买定八麻袋菜,而且是刚刚下地的,绝对新鲜。怎么往回运是个大难题,就是运到市内主要路口都是难题。

 当天回不去了,需要住一夜,我索性和菜农定好第二天来下地装车。我扛了半天的八条麻袋也托付给菜农,我就放心到市内落实住处,让我体验了一夜大车店的滋味。富锦的大车店少得可怜,旅馆没有,宾馆还没问世,大车店是我们的唯一选择。

 作为特征之一的大炕真是大,对面两铺火炕,仅有破旧的炕席,简陋的被褥要到晚上临睡前才发给。没有选择余地,我选了炕尾,下乡我一直讨厌睡火炕,那时大车店已不生火,火炕前后一个温度,这是我求之不得。富锦大车店我不知有几个,听说最多两所,我选的这个生意清冷,我去的又早,和老板娘攀谈,才知道大车店都是晚上、甚至半夜都有人住宿,住宿人数前后反差大,我窃喜,谎报有同事还来住宿,但不确定,一下我预领五套被褥,反正不预先付费。和老板娘定好铺位,炕梢的五个铺位就归我了,天色不算晚,我索性去逛街。

 那时的富锦是历史最低迷的阶段,市容破败不堪,满洲国时的名声荡然无存。石头道揭示了富锦历史沿革的古老,可惜,我的时间仅有太阳落山的一小时左右,寻访历史显然不是我的首选,漫步一小会,不觉来到江边,听说是松花江的下游,不知是枯水期还是其它原因,觉得和哈尔滨的松花江没有可比性,我耳熟能详的“月是故乡明”,不知有否“江是故乡美”?站在江边,还是感到震撼,涛涛江水换出了故乡的依恋,仿佛久远了那些儿时的记忆,可往事的记忆却奔涌而来,荡涤着心胸,“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寂一下夺走了战天斗地的豪情,买菜的使命光荣一下打折了,好在,那是一闪念。正是这稍纵即逝的一闪念,解读着一名普通知青的成熟,帮他跨过以后的艰难困苦。

 告别“逝者如斯夫”的感慨,拖着半饥的步子寻不到饭店,空腹回到大车店,幸好大车店有简陋的饭菜,没有酒,酒是紧缺物资。况且那时我滴酒不沾,吃饱我就很知足了,夜色降临我萌生困意,身下是预定的五床被褥,朦胧中被吵醒。原来今晚住客爆满,晚来的已不能接纳,我的五床被褥等于五个名额。口气、口音一下就可判断对方的身份,当我断定是路径我修路连的新建团办事人员,我马上分出身下的被褥,谎称伙伴投亲靠友不回来住宿。对方当然乐不可支,然后我谈条件,我搭车并捎回我的八麻袋菜,那是顺理成章和一拍即合的。

 次日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他们的事情早已办好,等于我的专车。菜地里拔出的菜远不止八麻袋,我没敢做主多要,余下的让车主买走,他们喜出望外。

 满心的喜悦乘车,不觉疲劳,加上一大早启程,中午饭都没耽误我就赶回驻地,八麻袋装回的不仅是欢喜,不仅是伙食的改良,而且是忠诚的检验。

 我报账时,在军队司职多年的退伍老事务长楞模楞样的望着我无言以对,我知道,菜价我说了算,没有发票;没人验斤两,我可以随意报,路上的损耗没人计较。关键是住大车店也没有发票,可随意报价,我记得一夜四角钱,我如实相告,完全可以添些水分。另外雇车可以报费用,住宿我急着往回赶,下午和晚上回来可以多报差旅费。我的如实相告,让事务长的启发无功而返,只留给我一个无奈的眼神。

 我能读懂眼神背后的含义,那是我不屑挖掘的。我清楚,利用游戏规则,至少可以偏得十几元钱,那是当年半个月的薪水。我没动心思,而今可以直起腰回味兵团的生活,说无怨无悔也并不夸张,实话说,一片诚心也许没换回相应的回报,在那个只求奉献、不求回报的年月,我仅是一滴水,干涸或注入江河的结局那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的八麻袋菜并没带个好头,以后有专职的采购员继任我的使命,尽管我可以监督和过问,他的报账我不想挑剔,更不想干预,当他穿梭于富锦,花样繁多的报账我在修路结束时事务长和我提起,我报之以淡然一笑。那是回团我作为修路功臣并没换来称心的工作,八麻袋买菜的经历构不成任何砝码和分母,早在预料之中。只知道继任者口袋很满,随手掏出的烟随意奉送也越来越升级。多少年以后,我们再相逢,知道他的境遇也相当不错,时势造英雄,那是他当年早在抚远就能抓到商机鼓满腰包,那是凭空学不来的。现在流行羡慕、嫉妒、恨,我那样都不沾边。我的命运和绝大多数知青共命运,仅此足矣!八麻袋的趣闻也就没必要挖掘和延伸。

(作者:东佳)uiH枫网_生活从50岁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