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岁月之294:文/杭州知青皇甫坚 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之十三------伐木声声(1)  

2015-04-10 13:01:2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知青岁月之294:文/杭州知青皇甫坚 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之十三------伐木声声(1)

转载:知青岁月之294:文/杭州知青皇甫坚 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之十三------伐木声声(1)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下雪了,结冰了,大兴安岭进入了采伐的黄金季节。

连队开拔到离碧洲林场8公里处安营扎寨,以排为单位,分别负责架帐篷、搭炉子、找烧柴等等。

伐 木 声 声(1)---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之四    皇甫坚 - 小幸 - 耕耘者的博客

正当大伙紧张有序忙碌时,突然,从不远处传来清脆的敲链轨声音,还夹杂着急躁的呼救声,帐篷中的人纷纷奔出。坐在帐篷顶上绑绳子的王小朝首先看到离驻地三、四百米处,一股浓烟窜上天空,阵阵焦味顺风飘来。

王小朝指着冒烟的方向,对摘下帽子正在张望的赵林生叫道“小赵!那边着火了”。他边叫边从帐篷上爬下来。

赵林生挥动着手中的帽子喊:“快!救火去”。

在大兴安岭火光就是命令,没有可以等待的时间,所有人扔下手中的活,飞也似的向失火处奔过去。

失火的是碧洲林场采伐二队的车库,二队的职工都在山上尚未收工,驻地只有几个修理工和后勤人员。车库前他们正心急火燎地把一辆拆开的50型拖拉机推出来,地上的机油边燃边发出嘶…嘶…声,火将要窜上屋顶,失去动力的拖拉机也将葬身火海,眼看一切都将化为灰烬……。

紧要关头,竟然一下子冒出群天兵天将,满脸油汗的修理工们大叫:“快把车子推出去”。十几个知青围上,硬把车给推出二十多米,有几个楞头楞脑的知青还准备冲进车库去抢出另外的东西,被后面赶来的李连长大声喝止:“别去,危险!”

果然大火“呼”!的窜上屋顶,火辣辣的热气逼人,不到一分钟屋顶就瘫了

下来,众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这时有人喊:“快!截断火源,别让大火引燃其他房子”。喊声提醒了呆站着看火烧的众人,大家用木板、破脸盆、铁锹┅┅从地上把雪铲向大火,有人干脆用手把雪投向大火,雪在火中发出吱吱的叫声,效果并不明显,此刻,新赶来的人则把车库四周的易燃物拆除和拿开┅┅。

由于抢救及时和控制得当,燃烧的火魔终于在疯狂跳跃中败下阵去。事后调查才知道,失火是由于地火龙跑火引起的。满头灰土尚余兴未减的养路连职工在赶回来的二队职工的感谢声中返回驻地。

一场大火,让刚进山不久的知青们,见识了大山的神秘和厉害。

二天前,在新林镇的养路连二排的活动板房内,一百三十余人挤坐在通铺上,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连长带着浓厚的东北口音宣布: “根据区生产部的安排,新林区木材生产大会战俺们连也有一份,整个冬天要完成四千立方米的木材,这个任务艰巨而光荣,咱们虽然没有经验,也没有机械,但一定要把它完成!……”。

连长的话还没讲完,谭俭其就领着大家呼起了口号:“坚决完成采伐任务!” “革命加拼命,深山炼红心!”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大家整齐划一的挥动着胳膊,气势颇为雄壮。

从部队驾驶连复员,个子矮小,浓眉大眼,态度严肃的李连长挥挥手:“队部决定,二排留守,一、三、四排做好准备,明天立马进山。俺在嘀咕两句,大伙儿都未干过那活,要学习,还要注意安全,听明白了不?散会”。

一天之后,养路连就变成了采伐连,进山约一百余人,六十多名知青,二十多名老工人和复员军人,还有从新林区补充来的一批当地青年。区革命委员会给连队派来了两位会使油锯的采伐工刘师傅和常师傅,连队将三辆解放牌翻斗汽车改装为带拖车的运木车。

剩下就全靠发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精神了。在当时就那么简单,军事化管理,谁也不会提出任何疑义,命令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伐 木 声 声(1)---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之四    皇甫坚 - 小幸 - 耕耘者的博客 

 “顺山倒喽!”高亢的伐木号子让知青们感到羡慕,你想,站在高高的兴安岭上,亲手把一棵棵百年大树放到,随着大树的倾倒,尽情高喊“顺山倒喽!”是何等的自豪,何等的气派。

新林区养路连是一个成立不久以知青为主连队。去年从杭州刚到新林区时,除了连长、指导员外,其他全是知识青年,排长、班长当然也是知青;半年后陆续调来老工人、复员军人,他们逐步接替了班、排长等领导骨干的位置;两个月前,新林区的一批干部子弟分配到养路连,这样,培养知青当干部、学技术的希望变的十分渺茫了。

果然,与王小朝同班的当地青年赵林生才干了三个多月的力工活,就调到油锯班给刘师傅当助手去了。

知青们倒不是对赵林生有意见,主要是对“文革”中泛滥起来的“开后门”之风遍地开花而深感懊恼。

赵林生在同来的一批当地青年中,是一个比较优秀的青年,十九岁,一米七三的身段,方方的脸盘,很有人缘,大伙均叫他“小林子”。与同龄知青们投缘,不是因为他有个当区武装部副部长的父亲,而是他本人平时干活勤快好学,没有个别北方青年的那种“傲气”,到多了几分南方农村青年的淳朴和秀气。休息天还经常从家拿些瓜子、花生与大家分了吃,他从未去过大城市,每当知青谈起北京、上海、杭州的事,他的眼神中闪耀着山里孩子特有的向往,他曾多次希望知青探亲时能带他一块去见识山外的世界,大家都表示一定满足他的要求。

山里的条件比新林艰苦多了,四周除了采伐二队外,再没有其他人和店,吃的主食是高粱米和玉米窝窝头,菜就是土豆、白菜,还有海带汤;有时一锅菜中倒入两个肉罐头,已是改善生活了。超强度的体力活,缺少油水,每个人的饭量不断增大,八两高粱米吃下去还没有感觉,再买两个窝窝头饿了在炉子上烤烤吃。水更是稀缺资源,曾有一位诗人描述兴安岭的水时写到:“水,要靠麻袋背着上路”。连队每天要派人到一里外的河中挖冰,运回后在锅中融化,提供大家饮用和洗刷。人多锅小,去晚了就没有热水用。交通和通讯更加落后,要下山到碧州林场只有坐连队运木材车,整个连队只有连部一部摇把子电话,与新林驻地通个话,得咕噜咕噜咕噜┅┅一阵摇,先叫通碧州总机转新林,再由新林总机转驻地,费时又费力。

七十年代初的大兴安岭林区,缺的东西太多了,唯一不缺的是木材。除运出山外的木材,寒冷的冬天取暖也需耗去无数的木材。一个帐篷两只炉子一天就能吞吃近两立方米木材;还有用砖垒起来的“地火龙”,简直是吃木头的“老虎”,整个新林年耗木材则无法统计了

山区的冬天,天黑的特别快,晚上没有电,帐篷外寒风刺骨,帐篷内几盏煤油灯跳动着微弱的火光,用汽油桶改制的炉子给人无限的温暖,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除晚上安排政治学习外,平时或喝酒抽烟聊天,或早早钻入被窝睡觉,打发漫长的时光。

尽管环境困难艰苦,但大部分人还是认为自己干的是革命工作,多生产一些木材,支持国内社会主义建设和国防建设,乃至支援世界革命。所以,都争抢着上第一线。

上不了一线,跟着谭俭其做后勤,任务是“打柈子”,也就是解决连队的烧柴,这是王小朝和刘越恼火的原因。王小朝十八岁,刘越才十七岁,正是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每天拿着弯把锯,把汽车运进院子的木头锯成一段段,然后劈成一块块,再码成一堆堆,日复一日的从事着同一项工作,实在感到乏味。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