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知青岁月之303: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之十六------爬出丛林(1)  

2015-05-01 20:29:5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知青岁月之303:文/杭州知青皇甫坚 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之十六------爬出丛林(1)
爬 出 丛 林 (1)----大兴安岭知青生活回忆(五)皇甫坚 - 小幸 - 耕耘者的博客
     每当董海与章强会面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三十年前作为知青在大兴安岭十八站扑火的那段往事……。

(一)

 劈叭!燃烧着的松枝发出细微的爆烈声。

 声音虽不太响,但在寂静的大森林中,背靠大树躺着的董海却感到一阵心悸。

 他不情愿地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望着距离脚一米处的火堆,木炭还晃着余火。

 他没多想,爬起将几根干树枝架上去,又拨拉了几下,火堆又开始燃烧,蹿起的火苗送出微微的暖气,照亮了森林四周十余米的地方。

 尽管疲倦仍不断袭来,但董海己没有了睡意,黎明前的黑暗和寒冷,促使他成为护火使者,既为自己,更为躺在边上的知青章强。

 他俩是一对铁哥们,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家住杭州同一个居民区,平常就在一块玩。进入初中,董海就以一米七五的高个在年级中拔得头筹,而章强却与其名字不符,长的瘦瘦弱弱,刚攀上一米六,始终为同年级中个头最小的学生之一。

 两人性格也正好相反,董海外向,大大咧咧,但粗中有细;章强内向,不爱说话,没有心机做事粗糙。也许正是两人性格的互补,董海自然而然地成了章强的保护神,章强也以有这位同学加兄弟的庇护而自豪。

 70年,正碰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如火如荼的年代,毕业分配四个面向,以农村、农场和边疆为主体,少量的工厂和升学名额,往往需附加许多的条件才能获得。

 董海只有下农村这一个面向。所以,当有去黑龙江名额时,他头一个报了名。

 章强被分配到农场,听说董海要去黑龙江,也立马跟着报了名。

 章强的母亲对自己儿子要远离家乡十分担心,再三劝阻无效后,只有把董海找来,交待说:小海,你和我们章强是最好的朋友,这次他自作主张一定要去黑龙江,我们也无办法,只有拜托你费心,代为照顾,我们全家都谢你了。

 董海瞧见这阵势,一拍胸脯说:大妈,你这就见外了,我和章强从小玩到大,咱俩在一起,你就放心,我不会让他吃亏的。

 自从董海打下保票,到大兴安岭后就一直实践着,分班时他向领导要求与章强分在一个班,睡觉两人的铺板紧靠在一起,出工时他向班长要求把两人的任务分在一块,两年来,工作、休息、吃饭、外出、包括探亲全是同来同往。

 这次到山里来扑灭山火,自然更是形影不离了。

 董海拨了一下火,靠在树旁回想起昨晚走失的情景……。

(二)

 19727月底前后,由于气候干燥,一场山火从新林与塔河交界处燃起,火势较大,有向中苏边境蔓延的趋向,大兴安岭地区防火指挥部紧急调兵遣将,进山扑火,董海所在的新林养路连也参与了这场战斗。

 进山扑火已经整整六天了,三天前真正与山火相遇,大家用简易的扑火工具——桦树枝,猛扑猛打了约两个小时,使所有的人都受到了一次火的洗礼。

 当成片的明火扑灭后,众人又在火场周围清理出一片两、三米宽的隔离带,接下来的时间全是蹲在这片火场周围,监视着不让其死灰复燃。

  一天、两天……,漫长而乏味,每人监视六、七十米,没人聊天,又无事可做,只有躺在地下和靠在树上,两眼瞪着灰色的天空,消磨时间。大伙全祈盼着能有一场大雨,浇透大地,熄灭山火,使所有进山的人能早日返回林场那个相对固定的家。

 嘿,大家的愿望还真迅速获得了灵验。

 第五天的下午,一场中雨突然而至,尽管雨水渗透了破旧的黄棉袄,但所有的人都头顶着桦树皮,站在雨中,挥舞着树枝和手,兴奋地对天大喊大叫下吧!下吧!下的更猛烈些吧。

 “下雨啦!回家了!

 天随人愿,这场雨淅淅沥沥下了大半夜。

 临晨,没有火取暖,人冻的浑身发抖,但所有人都没有怨言,希望由此结束这单调艰苦的野外生活。

 第六天上午十点,连队接到防火指挥部的命令:最后检查和清理一遍各自负责的火场,然后整队返回。

 这无疑是一道大赦令,守了三天,又下了场雨,眼前的火场早已灰飞烟灭,但所有人还是十分谨慎地一寸寸地巡视着自己的辖区,用树枝扒拉着可疑的地方,以确保再无余火。因为谁都明白,如果大火再次从你的辖区燃起,等待你的将是无情的法律和可怕的监狱。

 直到下午一点,才全部检查完毕,连长发出了返回的指令。

 一排、二排、三排顺势开拔。开始还保持着队形,可翻过两个山头,后面就有人追到前面去了,队伍开始拉开距离,谁都不惜化费尚存的体力,争取早一刻出山,到达目的地。

 凭着董海的体力和一米七八的个头,肯定能冲在队伍的第一方阵。

 可章强因身体弱,前几天又有些拉肚子,吃了药还没全部恢复,昨晚又受了凉,刚才坚持了一段路,现又开始肚子疼,很快就掉队了。

董海只有陪他歇歇走走、走走歇歇,眼看着连队的人一批一拨地从身边走过,不时还有人给他们起哄:章强,咬咬牙,再走五六个山头就到啦!

“要不要我们抬你下山呀?”

可章强只能苦笑。

大兴安岭平均海拔六百多米,阳历七月底,天要到晚上九点左右才会全黑。

前面有一处原扎过营的地方,不远还有条小溪,章强提议在此歇会。

董海看看山道,前后没有人声,抬手看表,已经指在晚上七点一刻,就说好吧!看来今天是走不出去了,我们先煮点饭,吃饱了再走。

董海摸摸身上,还有半块干饼、少量的大米和饼干

他问:章强,你身边还有多少吃的?

不多了,就剩斤把大米,书包里还有十几块饼干。

说着两人找来了干树枝,在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用大茶缸煮了一茶缸饭,虽没有菜,可你一勺我一勺,一会就吃个精光。

 在小溪边,把烧的漆黑的茶缸洗干净后,董海看看天还没黑,提议再走一段,就算饭后百步走,走一程就离目的地近一程。

 没想就是为贪走这一程,鬼使神差地让两人踏上了漫长的迷途。

 天渐渐暗下来,山间的小路弯弯扭扭,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林间大树在黑暗中仿佛成了张牙舞爪的猛兽,空旷的草甸子更增添了孤独凄凉感,在山中摸黑走了一段后,章强己两腿发软,向董海乞求道:大海,让我歇会吧!我实在走不动了。

 此时的董海也已感到现实的威胁,一股无名火直冲天庭,可回头看看一副狼狈相的章强,就没有再坚持。

找到现在这片空地,在边上划拉些干树枝,摸出打火机,引燃了火堆,当燃起的火焰照亮树林的时候,疲惫不堪的章强己靠着树睡着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