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值班营岁月之八十三:沸腾的跃进山(上篇)------奉命组建三师钢铁厂加工连  

2015-07-13 21:43:31|  分类: 值班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平安快乐《沸腾的跃进山》

转载:值班营岁月之八十三: 文/赵树营     沸腾的跃进山(上篇)------奉命组建三师钢铁厂加工连

转载:值班营岁月之八十三:沸腾的跃进山(上篇)------奉命组建三师钢铁厂加工连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转载贺国明博客中:这张照片是70年代兵团三师钢铁厂的真实厂貌。 

 本月28日到国家图书馆看报,在阅览《北大荒文化》2014年第三期时,看到我于今年225日发给北大荒日报总编辑徐广耀的文稿《沸腾的跃进山》一文被杂志社采用,现将草稿调出,登载在博客上,和战友们共同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

                                    沸腾的跃进山

                                                                         ——记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钢铁厂的两个整建制连队

                          赵树营

  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东部与虎林市交界的完达山深处,有一座山叫跃进山。跃进山咋听起来好像和上个世纪的大跃进有关,的确是这样。在那个大跃进的1958年大炼钢铁的年代,全国各地一哄而起建起了60万个小高炉,县县建钢厂、乡乡炼钢铁。国营八五二农场也在完达山深处建立了采矿场、冶炼厂,并取名跃进山冶炼厂,其间共生产生铁190吨,由于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交通运输和原材料供应不上的困难,冶炼厂于1960年下马。

1970年因文革期间国家钢材非常紧缺,物资供应极为匮乏,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积极响应毛泽东主席:“要大办钢铁”的伟大号召,经过调研、立项,最终决定建立兵团自己的钢铁厂,并以三师为主体负责筹建三师钢铁厂。同年5月颜文斌司令员亲临跃进山深山老林选址建点,三师牛副师长经常亲自督战,很快大规模开发矿山、大办钢铁筹建三师钢铁厂的一场千军万马工程大会战开始了。

不久之后,18团、19团、20团、21团、30团、31团、32团等的值班连队和新建的连队陆续开进了大山里。从各团抽调到来的精兵强将在跃进山安营扎寨,各显神通,本来寂静的跃进山,一下子沸腾了! 那时的每天早晨,整个跃进山山谷是一片军号声,起床号、集合号、军歌嘹亮连续不断、此起彼伏,几千兵团战士带着一颗赤诚的心和两只勤劳的双手,汇聚到这深山老林里,风餐露宿,爬冰卧雪,伐木、建房、采矿、炼铁,数年间用他们青春的汗水、热血以至生命成就了这一番丰功伟业,建立起了三师钢铁厂。

建厂初期为了加强对钢铁厂的建设和管理,兵团19团党委还派出了几位具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行政管理干部高庆乐、田魁宗、洪泉辉(建厂初期他们分别担任工程连连长、汽车队指导员、供销科助理员,后期担任钢铁厂副厂长、交通科科长、供销科科长)和一些技术人员、工人到跃进山参加钢铁厂的建设。(汽车队:程广多、董兴琪、杨宝玉、丁建春、 廖秀英、程杰、高 洪、高桂珍、宫贵彬)19755719团政委惠铭永奉命调三师钢铁厂任政治委员。

转载:值班营岁月之八十三:沸腾的跃进山(上篇)------奉命组建三师钢铁厂加工连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团值班三连杭州知青陈耀林和战友在三师钢厂。  

转载:值班营岁月之八十三:沸腾的跃进山(上篇)------奉命组建三师钢铁厂加工连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团值班三连杭州知青张国强和战友在三师钢厂。

转载:值班营岁月之八十三:沸腾的跃进山(上篇)------奉命组建三师钢铁厂加工连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团值班三连杭州知青张国强在三师钢厂。                                        

                                           奉命组建三师钢铁厂加工连

19团值班三连组建于19698月,全连有5个排(其中有一女兵排,哈尔滨知青史秀红为女排排长,后任19团政治处副主任。)150多名指战员。第二年7月他们奉命开进跃进山,在山坡下他们搭起了四顶帐篷(即后来值班四连营区驻地)在这里安营扎寨,他们上山伐木、盖厂房、修路、加工矿石原料,为钢铁厂的早期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19708月三师钢铁厂会战指挥部决定:以19团值班3连为主体组建一个钢铁厂加工连,这样值班三连被一分为二,一部分以吴春玖等连排干部带队留在钢铁厂组建一个加工连,一部分回19团另行组建19团值班3连(这部分人于年末返回19团)。

 据战友张淑焕回忆:“记得那年夏末的一天,18连召开了班排长会议,会议传达毛主席大办钢铁的指示精神,并告诉我们兵团正在组建三师钢铁厂,钢铁厂的人员主要来自兵团三师各团的基层连队,而且已经有先遣部队先期到达了。现在钢厂要组建一个新的连队,上级要求这个连队由十九团的人员组成。我们八连这次有抽调五名女同志去钢铁厂的任务,为此希望大家积极响应毛主席大办钢铁的号召,主动报名到钢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开完会我就积极报了名,就这样我和张玉茹、刘连荣、洪玉兰、霍凤霞五名北京女知青被批准到三师钢厂工作。”

1970820早晨8连的5位战友带着行李来到一营良种站的晒场上,在这里她们同去钢厂来自其他连队的战友们汇合后,登上解放牌卡车,告别了领导和战友出发了。卡车向着三师钢铁厂的方向行进。经过了20团团部后,不知不觉中进入完达山的深处,这里生长着许多白桦、柞树、水曲柳,(据说车已进入到迎春林业局的地界)深山的远方是茂密的森林,汽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沙石路上,她们在车上被颠的摇摇晃晃、昏昏沉沉。抬起头来向前看,路伸向森林,左右看也都是高大粗壮的大树。这到底是哪里呀?怎么走进原始大森林了?心中充满疑惑。再向前走还是老样子,这时有人开始打退堂鼓了,并自言自语的说:“早知这样我就不来了”。

走了半小时后卡车在一片开阔地上停了下来,这里远处都是山,周围全是树。车刚停稳,就走过一个人来招呼她们下车,后来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加工连的连长吴春玖。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人不想下车了,还有人放声大哭起来。最后前来迎她们的那些战友们终于使车上的所有人员都下了车,行李也从车上卸下来。(前来迎接的战友是原十九团值班三连的,是新组建加工连的主要骨干)

吃完中午饭。吴连长就把新来的战友组织起来开会。首先宣布:兵团三师钢铁厂加工连正式成立。然后讲现在钢厂是创业阶段没有房子住,只能住帐篷。帐篷先来的同志已经搭好了,但是没有床,床需要同志们自己搭。接着讲具体怎样搭床,并告诉我们要抓紧时间,否则天黑之前搭不完床,晚上就没地方睡觉了。我们这些新来的战友在先期到达那些战友的帮助下拿起大锯或是斧头干起来。男同志负责伐树,女同志负责砍树叉,还有的同志负责割草。当时正是夏天,树木枝繁叶茂很不好伐,他们把直径约15公分左右还没长成的小杨树锯倒,砍掉树杈后的小树条还必须需运回来。可眼前没有路只好用肩膀扛出来。男同志肩上扛着小树走在没有路的森林中,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而且是运完一趟又运第二趟,肩膀都磨破了,砍树叉的女同志手上也磨出了血泡。更难受的是还有被蚊虫叮咬。尤其是被大瞎虻叮咬就更疼了,大瞎虻是一种比苍蝇大很多又很像苍蝇的一种昆虫,它的嘴是三角形的,被它咬过的地方会出现一个三角口子,鲜血立马就会流出来非常疼。大家都在紧张的忙碌着,他们把木头墩锯成一定的高度,按规定的位置摆放好当床腿,上面再放上稍微粗些的树干与床腿固定在一起做成床的框架。床架做好后,他们又把小杨树条捆绑在一起做床板摆放在床架上,这样的床就搭好了。晚上,他们这些来自首都的知青头一次睡上了用树枝搭的床铺,躺在床上直硌腰,夜深了仍久久无法入睡。

天总算亮了,新的一天开始了。从此这些来自农业战线的新兵又成为了一名钢铁工人。新组建的加工连约有150人,其中原十九团值班三连有80人,原十九团其他连队调入的有60人。后来一些到鞍山钢铁公司培训回来的几位其他团的战友马金华、胡尚昆、葛若菱、杨传信等战友也被安排到了加工连。连长吴春玖、指导员王书元、副连长王凤炳、副指导员侯恩富。 加工连分成三个排,90%以上人员都是知识青年,他们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哈尔滨、杭州、舟山等城市。

  加工连的主要任务是:负责炼钢铁的三种主要原料加工,即把焦炭、铁矿石和石灰石这些原料加工成一定规格,能直接进入炼铁炉中的原料碎块。如三料加工不合格将直接影响生铁的产品质量。

 在炼铁高炉的后侧有一山坡,刚建厂初期在这高过地面的地方,建设者们因地就势在这建了一个高8米的大平台,并在平台上安装了两台破碎机,一台大的鄂式破碎机用于加工铁矿石,小的用于加工石灰石。矿石从矿山上开采下来之后,司机把矿石拉到加工连来加工。如果加工不了的矿石,我们就要司机缷在离破碎机有50米远的储料堆上,以备以后再用。那时我在加工连当三料管理员(后任一排排长),每天负责统计三料的进出情况,一开始每一车的矿石来了之后,首先过磅,后来因怕麻烦,司机就不去地中衡过磅了,只是根据车装的多少改用估算。这样有时要为车载矿石数量和司机争的面红而赤。前几年原钢铁厂司机、荒友孙学军在北京的一次战友聚会上看到我还曾提到当年的事,他说我当时年轻,工作太认真了。在加工连平台的后面有一个大料场,右面存放铁矿石,中间存放石灰石,左侧堆放着数百吨的焦炭。那时焦炭堆料场距平台有200米,每天往高炉送料还要翻斗车装卸,这样既浪费人工又浪费车辆,很不合算。后来在连领导的支持下,由葛若菱、杨传信牵头搞了一项技术革新,在平台到料场的这150米间距里,安装了一台链条式焦炭传送机,这样卸在传送机周围的焦炭,不用翻斗车便可直接将焦炭运送到高炉附近,这样既减轻了劳动强度,也大大节省了人力和车辆。加工连曾连续多年按时完成了厂党委交给的生产任务,多次被钢铁厂评为四好连队,为钢铁厂的发展和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在那个年代我们也经受了锻炼,磨练了我们的钢铁意志。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