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史海博览之181:一场被遗忘的战役  

2015-08-26 12:50:18|  分类: 史海博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史海博览之181:文/王祖光    一场被遗忘的战役

转载:史海博览之181:一场被遗忘的战役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红林田野博主说:今天,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同学王祖光从微信中给我转来他刚发表的 “一场被遗忘的战役”文章,这里有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在8月24 日公布民政部的第二批著名抗日英烈名单公布中又添加了两名松江阻击战阵亡的将军,朱芝荣(1897~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67 军107 师319 旅旅长少将,刘启文(1899~1937)国民革命军陆军108 师322 旅旅长少将。在抗日战争中,一代中华民族的铁血男儿,英勇顽强,浴血奋战,为国捐躯,可歌可泣,建树不朽功勋,世人永远铭记抗日英烈的伟大民族精神和抗战精神。
        王祖光的爷爷王公璵是松江专员参加经历了淞沪抗战中最为惨烈的战役------松江阻击战,现特将这段鲜为人知抗战史记转载给朋友们阅读。

        松江阻击战是淞沪抗战中最为惨烈的战役之一。当年为了阻击日军 4 个主力师团在 金山卫突然登陆企图合围国民党主力部队,国民党 67 军和 43 军的两个师兵力与当地军民 浴血奋战,在松江成功地阻击上万日军主力三天三夜的轮番进攻,为国民党主力部队撤出 赢得了十分宝贵的时间,立下了不朽的功绩。这场三天三夜的战役中,东北军的主力 67 军的番号从此消失,43 军打剩到了几十人,地方部队和民团死伤上千人,五位国民党将军阵亡,其中 67 军军长吳克仁中将是淞沪抗战中殉国的最高军阶的将领。但是这段历史曾被篡改,是非曾被颠倒,英雄曾被抹黑,今天有多少人知道这场惨烈的战役?
       1937 年春上海战场局势急转而下,失去了海空力量的中国军队在上海滩处于被挨打的局面,蒋介石死守上海的决心开始动摇。日本当局却在阴谋筹划一举全歼中国军队的主 力。当时的上海除了租界外,周围九个县划为第三行政督察区由江苏松江专署管辖,简称松江专区。便于配合战事松江专员王公璵也兼任右路军总指挥和第 8 集团军司令张发奎的政治部主任。为了备战,松江专区训练招募了二十万民团(国民兵)。淞沪抗战爆发后, 上海浦东和杭州湾沿岸基本由王公璵指挥的地方部队和民团守卫。随着战事的发展,近十万民团先后被征集开赴前线。

转载:史海博览之181:一场被遗忘的战役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37 年 11 月 5 日拂晓日军调集了陆军第十军团所辖第 6、18、114 三个师团再加第 5 师团之国崎登旅团的日军主力,分头于金山卫到平湖全公亭沿岸数公里范围内大举登陆。日本第十军团柳川平助的计划是“切断敌之后路,一举围歼上海方面的敌主力军”。 日军登陆后,金山卫的守军只有两个连和炮二团之 6 连(有福斯炮 4 门),加上地方上的一个保 安中队,被敌方火力压住上午即伤亡过半。金丝娘桥一个连几乎全部阵亡。全公亭至乍浦一线仅 有两个步兵营加上 55 师的炮三连,仅少数人突围。参加战斗的 12 名盐警仅剩一人。 守卫乍浦和 澉浦一带的 63 师(陈光中部),曾调兵增兵增援,但援军仅以连计,难御强敌。地方部队和民间 武装,阻敌之力更弱!上午,日军全面登陆成功。金山县长程厚之向专署告急,专署急报总指挥 部,得陈诚司令官的指示“守城待援”。已登陆的日军如入无人之境,按计划推进,第 18 师团在 全公亭附近登陆后,当夜即到亭林,松隐一带,以后向金山和嘉善攻击,第 6 师团谷寿夫在金山 卫登陆后,直扑松江。直接威胁了中国军队后撤的主要通道沪杭和苏嘉铁路和一些主要公 路。实有关门打狗的架势,情况十分危急。虽然在滩涂和县城受到当地守军的拼死抵抗, 但面对装备精良,寡不敌众,没两天滩涂和县城失守,凶残的日军直奔松江城。
       11 月 6 日天雨,日机连续狂炸松江城,据报日军先头部队已达米市渡,在黄浦江上搭浮桥 北犯。米市渡距离松江城约 5 公里,步行一小时的里程,形势危殆!上午,专区保安司令部内官 佐集合,一参谋进言“城内仅一保安大队,不足御强敌,多处国军西撤了,不如……”劝王离 城。王情急之下大声言“谁怕死就走吧,我决不自行离开松江”,大家看到王专员死心守城都表 示愿共同行动,分头督令士兵守城。
        执意死守上海的老蒋,得知日军在金山卫大举登陆的消息后,因出乎意料事态严重,连夜和 顾祝同通了二十多个电话。上海战场已经调不出任何军力。这时蒋介石只能调集刚从上海战 场撤出路过嘉兴休整的川军 43 军,和已赶到青浦的东北军主力部队 67 军紧急赶赴松江。 67 军正是当年在西安活捉老蒋的那支张学良的嫡系部队,军长吴克仁中将也直接参加了当时的谈判,后又谋划了企图救出在浙江雪窦寺软禁的张学良的“救牛”运动。共产党和这支部队的影响和往来也是众所周知的。这是东北军最精锐的部队曾直辖 5 个整编师。这次阻击必然残酷,是否这是老蒋的有意安排,一举两得就不得而知了。
转载:史海博览之181:一场被遗忘的战役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为了阻击日军主力,指挥部命令右路军副总指挥黄琪翔中将赴松江坐镇指挥战役。 统帅部急令驻拓林张銮基的独立 45 旅和新到枫泾的陈安宝 79 师夹击日军,并令第 11 预备 师由苏嘉铁路驰援,由于当时通讯不畅,指挥混乱,据说命令到达第 8 集团军时,已是 11 月 9 日。当时王公璵也未被告知。11 月 5 日晚上黄琪翔着便衣带了两个随员来到松江,见到正带领地方部队,民团,和警察在松江一带抵抗的王公璵。这时松江几乎是空城,专署文职 人员已疏散,县政府人员和警察都已逃离(当时县警察局孔姓局长和县长费公侠违命逃 跑),城中仅有一个保安大队作为预备队驻守(另一大队分散在各县铁公路交通要点),城里几乎没有后勤保障。了解了松江城防后,黄琪翔告诉王公璵援军马上就到,并拿出了老蒋的 亲笔手谕,“著该保安司令协同四十三军郭军长汝栋,六十七军吴军长克仁,死守凇江县城三 日,违即军法严惩”。交了手谕后,不久守卫报告,黄带二随员已顾小船离去。据张发奎 的回忆录记载,当时有人看到黄琪翔回上海后曾在百乐门跳舞,老蒋得知大怒,要张发奎 毙了他。得知援军会到,王公璵终于放了点心。傍午最先急行军赶到松江的是 43 军 78 旅,旅长马福祥少将一见王公璵就说“赵子龙来也”,但一问来了多少人,马说,全军 120 人。这可是 43 军在上海战场打剩的 500 残兵中还能上阵 120 人!王公璵一听心冷了 半截,靠这些装备简陋“草鞋兵”这仗怎么打?还是马旅长乐观,讲“赵子龙单骑救主,何 况我们还有一些兵,兵不在多,只要调度得宜,总能达成任务”。了解情况后,马即让保安队守 城内,自率 43 军队伍出南门筑工事应战。随后 43 军郭汝栋军长坐“滑竿”到达,王专员和郭军 长到专署的防空地下室,作为指挥部坐镇指挥,这距小南门仅约 300 公尺。此时守城力量总数近 千人,有了将军坐镇,自然增加了守城信心。当时,敌机时常轰炸,中午日军先头部队已到小南 门和西门一带,时有短兵接触。因为弹药不充分,就大量调用保安队原先土制的木柄手榴弹,在 近战中还是有威力的。
转载:史海博览之181:一场被遗忘的战役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6 日傍晚吴克仁军长率领 2 个师冒雨急行军赶到。两天前满载 67 军的军列在车站遭 到日军轰炸,只得留下军部由当时生患重病的贺奎副军长指挥。军长吴克仁抛下騮重,5 日赶到青浦,编为第 8 集团军预备队。接张发奎总司令急令“敌军已在金山卫登陆,正向松江 前进中,着 67 军即轻装向松江急进,痛击敌人,以保我右翼军之安全为要”。吴军长亲自率部 急行军赶赴松江。一见军容严整,装备齐全的 67 军赶到,王公璵大喜。拿出老蒋手谕, 吴克仁意识到一场惨烈而没有退路的战斗就在眼前。经两位军长和王专员在临时指挥部商 议,令张文清的 108 师防堵城西之敌,金奎壁的 107 师出新东门向南迎击北犯之敌。以攻为守, 并严责必须缴上斩获敌军之符号。以后两位军长,王专员和吴参谋长等四人坐镇於指挥部共同指 挥。11 月 7 日,天亮前,金师长向指挥部报告首战告捷。敌已被迫退却,但前进困难,且多白刃 战。并缴上日军符号 400 余枚,属谷寿夫师团的先头部队的近卫兵团。金师长曾向王专员抱怨: “松江这鬼地方,港汊河沟……”,一直在北方平原作战者,到此间拖泥带水,殊不习惯。郭军 长不常开口,这时也对王谈:“若非金师长奋战,松江城现今已陷敌手”。张文清师,向西布防 直至石湖荡一带,令刘启文 322 旅扼守 30 号桥。
       108 师向东布防至得胜港一带。11 月 7 日,日第 10 军团司令松井石根要求“消灭上海附近 敌人”,下令进攻。下午敌援军大量开到,炮火更猛,令金师损失惨重,乃全退守黄浦江北岸, 刘启文旅对 30 号桥仍然坚守,团长王熙瑞阵亡,日军多路进攻,曾逼近松江西门,夏树勋 324 旅 与之鏖战火车站,在城西南郊,争夺激烈,敌我阵地,犬牙交错,随时变化。吴军长曾亲自出城 督战,直至半夜敌人停止进攻。敌机之轰炸,下午更形频繁,至夜不停,因居民已逃光,尚无大 损失,指挥部也曾因附近落弹而动摇。防空力量,全靠警队原置的四挺高射机枪,当日竟袭落敌 机三架!11 月 8 日,在轰炸与炮击下,整天激战。拂晓时,敌数千人强渡黄浦,攻击 107 师,在 得胜港,白鹤港一带激战,我军伤亡惨重,师参谋长邓玉琢少将、321 旅长朱之荣少将阵亡,部 队向松江城方向西撤。守 30 号桥的 322 旅的两个团都死伤惨重,旅长刘启文少将阵亡。张文清师 长率师直属队督阵,结果被围,张师长幸能突围。敌军另部迂回,逼近西关大桥,夏树勋旅与之 激战,并在西大街进行巷战混战,逐屋争夺。旅长夏树勋少将阵亡,直至晚 9 时战事稍歇。在激 战时,两位军长和王专员都曾亲赴前线,吴军长竟持短枪带头冲锋,退敌百余公尺。傍晚,敌军 逼近小南门(距指挥所不到一里路)在指挥所都能听到冲杀呐喊声,吴军长出动军预备队 319 旅,吴骞旅长在 2 小时内率部退敌 200 余米,但吴旅长腹部中弹重伤。吴军长再度亲自临阵,将战况稳定。
转载:史海博览之181:一场被遗忘的战役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天已黑,敌沉静。11 月 8 日午夜 12 时守城三日任务已完成,这时我守城部队已几乎拼光, 日军已将松江城三面包围,仅北门可以通行。9 日凌晨,郭、吴、王商定突围撤退。先让 43 军由 北门后撤,再令六十七军向昆山撤退。最后吴、王挽臂同行一起从北门撤出。约 3 小时后到了 佘山,突遇日军伏击,金山登陆之敌已有一部绕行占据佘山上的教堂。吴王被惊马冲散,各自战 斗。9 日黎明,王进入青浦县境,集合保安队残部百来人,在敌机轰炸下,在苏州河南岸西行, 下午抵达青浦与昆山交界之白鹤港。白鹤港在青浦西北,为去昆山必经之路,河宽近 200 米,但 桥已被日机炸毁。桥边挤着多路人马十分混乱。此时敌机仍在桥头盘旋,时而轰炸并扫射南岸各 路撤退的待渡者。为免杀伤,大家只有伏于地面,直至傍晚敌机离开。王专员的副官已在空袭时 为他找到门板过渡,刚离岸回头,忽见吴军长站在桥头,挥臂讲话似在指挥渡河。忽有日本便衣 队突袭,将待渡官兵打散,只见吴军长应声倒下。王到北岸后,等到一个泅渡过来的青年说,他 过佘山后一直追随吴军长,但头一阵枪声吴已中弹倒下,军参谋长吴桐岗少将也同时殉难。
       为战略所需,死守松江三天,不差一分钟地完成了,是凇沪会战中最后一次惨烈的成功的战 例,诚如谷牧所说,这是用血肉换取时间的战斗!面对十倍数量源源开到的敌军,敌军有飞机大 炮以及炮艇助战(还有大量马匹),我方守备空虚给养不济,没有后援和后勤,没有上级的指示 联系,没有民间的支援和媒体的介绍,是真正的孤军。11 月上中旬,报纸上有主战场转进的新闻,大量四行壮士的消息。却没有松江城抗敌的报导。吴克仁中将牺牲时年仅 43 岁。他是抗日战争初期最早为国捐躯的一位军长。不仅全军为此付出了重大牺牲,本人且以身殉国, 其壮烈事迹理应受到褒扬。该军副军长贺奎事后为吴克仁及各级战死官佐请恤时,却被军 令部拒绝。理由是“67 军遽而溃退,使全军蒙受重大损失”!军政部竟谓“据战区情 报,吴通敌叛变”更是颠倒黑白。东北军众人不服。贺找到陈诚也未获支持。也曾找东北 籍大佬万福麟莫德惠等交涉,因拿不出“确证”而无果。真相不明,而各种谣言流传,英 烈成了叛军。

       离开战场后,王公璵带领手下残部,继续向苏北撤退。后任保安总司令随第 24 集 团军代总司令兼省主席韩德勤在苏北敌后坚持游击抗日。1944 年初被调离江苏赴重庆任委员长侍从室督导委员。期间王公璵利用工作之便二次向蒋直谏吴克仁将军没有叛变是战死在战场的英雄。老蒋先是说“现在不谈这些”,后说,“宗璠,我不想听,这事不要再提了”。后来他离开了重庆,回到了江苏任省党部秘书长和民政厅长。1945 年作为江苏省接管大员接受日军投降。1948 年王被蒋中正亲自委任为勘乱建国委员会委员,但被王公璵一句“乱未曾堪,国以何建”的打油诗而婉言拒绝。不久发表他的《从政罪言》,惊动了国民党朝野。国民党的极端派曾对他进行刺杀,但蒋介石对这位爱臣没有任何责怪,保护了他。那年他背着二级战犯罪名,远赴台湾。
        为吴克仁申怨,为死难的将士正名,一直是王公璵的心病,虽比三天阻击还难,他一直视为自己的使命继续抗争。后被蒋经国领导的情治部门定为问题人物受到监视。在老蒋去世后,1980 年王公璵在中外杂志上发表了《八一三之役-吴克仁将军殉国纪实》的文章提供了大量证据,以当事人身份回忆当年情景,悼念战友以寄哀思。引起了老兵们的 强烈反响。后又联手东北名人田雨时先生和时任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的吴克仁女婿马 树礼一同抗争。1981 年田雨时在传记文学上著文:“忠烈泯没,昭恤无闻的吴克仁将军”,代表东北各界的鸣不平,向国民党军政当局讨回公道。1982 年吴克仁中将得到了台湾当局的 平反被追认为民国的抗日烈士。1987 年中国民政部追认吴克仁中将为革命先烈。1989 年克仁中将和其他参战将领的灵牌移入台湾祀忠烈祠供奉。另一位松江阻击战役的参加者,在其回忆录上也明确写到当时情况。他是中共派到东北军搞兵运的刘景希(又名刘曼生),当时是 107 师师部文书,参加作战。他就是担任过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和副总理的谷牧。
       扭曲的历史,莫须有的罪名,使这些烈士的家属和幸存的将士在战后得到了绝不公平的待遇。可喜的是几天前 8 月 24 日中国民政部的第二批抗日英烈名单公布中又添加了 两名松江阻击战阵亡的军官,67 军 107 师 319 旅旅长朱芝荣少将和 108 师 322 旅旅长刘 启文少将。这也算是一种迟到的欣慰吧。今天我们纪念抗战胜利 70 周年,我们不能忘了这些当年为国浴血战场的67 军和43 军将士和松江军民。
                                                                                                                              写于 2015 年 8 月 25 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