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值班一连之七十八: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六:我的“光绪” 战友   

2015-10-23 08:36:50|  分类: 值班一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值班一连之七十八: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六:我的“光绪” 战友

转载:值班一连之七十八: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六:我的“光绪” 战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我的“光绪” 战友 不知情的读者乍一看必定要吓一跳,光绪不是中国的末代皇帝吗?(史料记载: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恬,清朝笫十一位皇帝,定都北京后的笫九位皇帝,在位年号光绪,史称光绪帝)怎么着,现在这年头谁还有光绪皇帝的战友?是的不错,我的一位战友就是称之谓“光绪皇帝” 。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其组织协调,策划谋略及聪明睿智的才能令人钦佩,他能把四十多年前大半个连队一百多号老战友的队伍重新召聚起来,就连光绪皇帝真的再世也自叹不如。他------就是这次组织策划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19团值班营一连回访团的直接策划和指挥者。

转载:值班一连之七十八: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六:我的“光绪” 战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团值班营一连回访团的直接策划和指挥者洪永勇。

      为何称其为“光绪皇帝?”那得从1970年说起,那年6月我所在的连队新来一批舟山知青,其中分配在我排就有这么一位中等偏高的个子、迈着四平八稳步子的小青年,其长相稚嫩、慈面善眼的;鸭蛋型长圆脸蛋,一开口笑眯嘻嘻的煞是可爱。到了冬天剃个光头,净光铮亮。特别是他那打坐的姿态和面容竟与画像中的光绪皇帝何等神似、何等相象。不知是谁提议:干脆称其“光绪皇帝”得了。从此后值班一连的人不唤其名,只要大声一喊“光绪皇帝!” 或“皇帝驾到!” 就知道是谁了。后来就更简单,直接唤其“光绪”或“小光绪”。

       “光绪”的出众才智早在连队时就显露头角。业余时间他特爱看书,善于思考。无论古典小说还是现代文学总是孜孜不倦地细心阅读、静心领会,其记忆力特强,凡是他看过的书都能道出个八九,而且讲得有声有色、娓娓动听。(同样爱看书的我就自愧不如,我看完就还给书本,过后即忘)。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光绪”好学上进的读书风格,为其日后的人生道路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光绪”还富有爱心。早在连队当“司炉工” 时,善待小动物也是出了名的。那回,不知谁从哪捡来的一只奄奄已息的小狍子,“光绪”倾注了不少的精力用心呵护,经他调养后的小狍子显得那么活蹦活跳,特招人稀罕,结果后来被不轨之人窥后偷走,着实让“光绪”心痛得郁闷了许久。(听说他后来所写的有关小狍子的回忆文章还刊登了北京晚报呢)。

       “光绪”的爱心还充分体现在战友情上:今年来自东北本地的两位老战友,在杭参加完“5.12”庆典后取道北京看望久违的战友,“光绪”不仅组织在京战友热情招待,大热天还专门开车接送她们去游览名胜古迹。在得知战友收入微薄的情况下,毫不吝啬地掏钱为她们贴补盘缠。另外据说为这次组织值班一连大回访,“光绪”个人还掏腰包垫了不少“窟窿”,真使大家感动不已。

转载:值班一连之七十八: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六:我的“光绪” 战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值班一连舟山知青洪永勇。

       我和“光绪”的接触不仅仅是在一个排、睡一铺炕的战友,也因为当初我俩都是连队最小的战士,说话做事比较投缘。闲来无事爱在一起琢磨弄点啥吃的解解馋,特别是到了夏季,要在城市瓜果梨桃遍地皆是,可那时北大荒新建点啥也没有,心里感觉空落落的,情绪差极了。

       那天中午午休时,我俩不知谁提议到连队菜地去瞧瞧,于是带上水果刀一路逛到荒芜的菜园地,想去吃个萝卜什么的。可是,地里除了土豆白菜其他啥也没有,真没劲!我嘟囔着往回走。后来到底还是”光绪”眼尖,他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在杂草丛中看见了一片黄瓜地。北大荒的黄瓜短短的、粗粗的,我俩惊喜地冲上前去,但顿时又傻了眼。原来鲜嫩的青黄瓜上午早已被伙房摘尽,剩下的尽是黄澄澄、圆鼓鼓的老黄瓜。但这对我们来说绝对也是无二选择,我俩不由分说摘来就啃。嘿!您别说,虽然瓜皮老点,用刀一削啃起来还挺生脆,(那滋润劲儿至今想来还是那么回味无穷)。于是我俩你一根、我一根抢着吃,嚼得津津有味。这时的“光绪”哪还顾得上“皇帝”的尊容,臣下我更是无所顾忌,大半个时辰下来,各自吃得肚皮溜圆,两人你瞧瞧我、我瞅瞅你,乐不可支,最后笑得连腰也弯不下来。这就是我多年来难以忘怀的与“光绪” 战友当年的一段苦涩而搞笑的穷啃老黄瓜的趣事。

       后来为了方便照顾,“光绪” 调到其姐姐的连队去了。再后来听说被选送上大学去了长春。并与同值班一连、同在长春上学的北京女知青相识相爱,毕业后结为伉俪一同落户北京。

       真的,我为我的“光绪”战友的美好前程和幸福家庭而感到由衷的钦佩和骄傲。那年我去北京开会,他俩口子晚上还专程从城北的亚运村住地跑了大半个北京城,到东交民巷的“法官之家”宾馆来探望,着实让我重温当年的战友之情而无比动容。感叹当年在北大荒菜园地一起大快朵颐地享受老黄瓜的“光绪”战友,如今却是京城国家核工业集团(原国家核工业部)的局级大官,还是咱值班一连荒友圈里鼎鼎有名的群主,真如央视综艺节目的那句谶言:“是黄金总会发光的!”亲爱的值班一连战友:看到这里,您该知道他是谁了吧?

转载:值班一连之七十八: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六:我的“光绪” 战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值班一连战友相聚在哈尔滨。左起:田恒方、陈桂香、洪永勇(光绪)、王绍云(文的作者)。

 配图与说明/田恒方 

                                                                                               2015年中秋节写于杭州马塍路法苑书店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