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屯垦戍边之168: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实弹演习  

2017-02-25 21:28:46|  分类: 屯垦戍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屯垦戍边之168:原黑龙江兵团六师二十五团文/北京知青季爱伟   编辑/田恒方  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实弹演习
屯垦戍边之168: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实弹演习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转载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军事训练图片。

    原黑龙江兵团六师二十五团武装连的军事训练在紧张地进行着。每天机械地排队、出操、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同时,也在加紧瞄准、三点一线、站姿、跪姿、卧姿、无依托等各种军事科目的练习。不管男排、女排整天地摸爬滚打。没有一个叫苦叫累的,大家发扬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盼望着能早日进行实弹射击呀!

       我说的是在武装连实弹演习时,发生的两件事情。实弹射击对于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在军营里长大的孩子,都有亲身经历或者也都看过战士们各种军事训练及各种军事演习。何况我在学校时,参加过先农坛体校的集训。成绩还名列前茅,是一个很有发展的苗子。可惜的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一切都得破旧立新......。我在空军大院住时,清楚的记得,北空司令部往南夕照寺一带,都是空军战士们实弹演习的训练场。每次他们演习完以后,我们大院里的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去捡子弹壳,有手枪的、步枪的、冲锋枪的、机关枪的各种弹壳都有。但是,打靶时是不准任何人接近现场的,以免发生危险,只能远远地听听枪声过过瘾。想起来这都是五十多年的事情了。

       在武装连说起实弹演习,对于大部分战士来讲都非常陌生。在背地里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一句话都不托底。可也整天介盼着,实弹演习的这一天早点到来。这一天终于到来了,集合的号声吹响了。全副武装的战士们,排着整齐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的奔向靶场。一路上唱着革命歌曲,那份高兴劲就别提了。

       到了靶场,连长讲了实弹射击的注意事项,大家按照要求,排好队伍,按照编制,依次进行射击。我记得好像每组八人,从男排开始,其他人依次等候。进行了几组以后,射击过了的战士谈着自己的感受,介绍着经验。下一组预备--卧倒--枪放好--子弹上膛--瞄准--预备,每一个步骤都非常严谨。而我们的大胡子连长,在战士们的后面,严格地检查这每一个战士的每一个动作,不对的都及时给以纠正。这是第几组我记不清了,只见一个战士趴在地上,浑身像筛糠一样,两腿抖个不停。我定眼一看,原来是一名本地青年,叫俄力海的战士,可能是心理素质问题,压力过太大造成的吧。大家都呆呆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连长走到他叉开的两脚之间,用两只脚的脚尖,踩在俄力海的脚脖子上,用严厉的口气发出命令:“目标--正前方--瞄准--射击!”枪声接二连三地响起来。俄力海枪响了,子弹是出膛了,但射到哪儿去了,只有上帝才知道。报靶员报出了脱靶的信号。但通过这第一枪,俄力海付出多大的努力呀!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只见他满头大汗,头发、衣服都湿透了。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他迈出可喜的第一步。

屯垦戍边之168: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实弹演习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轮到我们女排,我在第一组,射击的成绩绝对前茅。第二组,依次继续下去......。

      射击结束了。连长战地作了简单的总结,虽然成绩不是很理想,但大家还是收获很大,不管怎么说是第一次实弹射击,大家还是非常高兴的。在回家的路上,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高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嘹亮的歌声,迎着西落得太阳,行进在回连队的路上。

      记得还有一次实弹演习,那次是投掷手榴弹。同样也是以排为单位进行,也是在男排发生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手榴弹演习不像射击几个人一组,而是一个一个听口令进行,训练场是挖的像一个扇子面一样半圆,有三十几公分深地偏坡,其他的人都要离掷弹手十几米开外,只有号令员及连长在掷弹手的旁边。我记不得是谁了,也是男排的一个战士,当号令员发出“准备”,掷弹手要把手榴弹后面的盖子拧开,将手榴弹引线上的铁环,套在小手指上,等号令员发出“投”的口令,掷弹手用大臂带动小臂用力投出,这样投的又高又远,就在这位战士扬胳膊准备投出的同时,手榴弹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许多人还没醒过梦来,说时、那时快。只见连长一个箭步冲过去,抓起落在地上的手榴弹扔了出去,就在手榴弹即将落地的同时炸开了。一场事故化险为夷避免了,大家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对连长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自打这事以后的每一个战士,都非常小心的严格按着要求,进行着实弹演习。

      说实在的,我们一开始用演练弹,左一次右一次的没少练,从七八米、十几米、二十几米,成绩不断上升。男排有的战士能投三十几米呢胳膊都练肿了抬不起来。可一到实弹演习就傻眼了,还是欠练。经历过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以后的实弹也好,大比武也好,都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回城以后,我还打过两次靶。一次是在**局,用气枪打过麻雀。这支气枪不知是谁的,可能是文革中,不知抄的谁家的,一直保留着。搞卫生无意中拿出来的,谁也不会,我借以机会,炫耀来一下,打了两只麻雀。(当然是静止的,落在树上。)另一次是在**局,和区武装部的同志一起去的。我们的主任原来是武装部的部长,那次去只带了四个人三男一女(当然女生是我)。那次,可真过了枪瘾,开始是步枪跪姿五发,冲锋枪一梭子十发,手枪五发....。过瘾!成绩吗?武装部的同志们都刮目相看,我们主任的眼睛,乐的都咪成了一条缝,给他露脸了呗!

     事隔四十多年了,回想起来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亲身经历过的事情,终身难忘!

屯垦戍边之168: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实弹演习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转载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军事训练图片。
屯垦戍边之168:黑龙江兵团北京知青季爱伟的北大荒故事------实弹演习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转载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军事训练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