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二: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2016-11-03 22:52:23|  分类: 黑龙江农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二: 编辑配图/田恒方   文/郑加真:《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   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一: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王震将军在北大荒五九七农场 。 
       1976年是巨大转折的一年,周恩来、朱德和毛泽来相继去世,“四人帮”倒台,“十年浩劫”宣告结束。党中央对北大荒垦区作出了新的战略部暑:成立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撤销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和省国营农场管理局,实现了北大荒农垦系统的大统一。
       这是北大荒开发史上值得浓墨重彩的一笔。它结束了前30年多头领导、体制多变、农场屡遭下放的局面,也结束了左倾思潮的冲击,从而走向了稳定和发展,在改革开放中实现历史性的崛起。尤其是后10年,农业现代化进程加速,粮食总产一跃为100亿斤,仅10年时间,再跃为200亿斤。各大媒体竞相报道:北大荒,又造了一个“北大荒”!
        改革和开放,这对巨轮,将黑土地推向市场经济,推向农业现代化的最前沿。
        这30年中党和国家没有派来垦荒大军,而黑土地在改革中造就了一大批自己新型的拓荒者,其中包括第二代、第三代北大荒人,也包括在市场经济中像磁铁般吸引来众多的拓荒者——这就是90年代黑土地上掀起的第二次“移民”高潮,也是数以千计,数以万计,但,不是早年那种“党号召、政府动员、个人报名响应”的模式,而是周边市县的农民、各地大学生、研究生和管理干部,他们闻名而来,甚至举家迁来。随着国门大开,世界各国友好人士、专家和商家也纷至沓来,冲着黑土地,冲着大农业,冲着“东北角”的潜在市场,互利双赢,进行深层次高速度的开发。
    啊,“地球人”胸前这颗黑宝石,终于拂去尘埃,发射出日益灿烂的光彩。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一: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76年2 月25日,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在佳木斯成立。按照省委颁布的实施方案,总局管辖原“兵团”和省农场管理局所属共152个农场。这是北大荒开发史上拥有土地面积最大、管辖农牧场最多的领导机构。1979年,由于国家行政区划的调整,以后,垦区内部又经过局部调整,总局共设立9个管理局,103个农(牧)场。总面积5·77万平方公里,耕地面积3000万亩,人口160万,职工70万,并拥有大中型拖拉机21219台(混合台),联合收割机7988台。由于拥有一支统一的农业产业大军,凭借着比较雄厚的物质技术设备,依靠社会主义大农业的优越性,垦区逐步建成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
 
       1976年3月16日。佳木斯。具有历史意义的总局、兵团、省农场局的三方交接会议在这里召开。会议室里端坐着“三方代表”20多人。8年前,兵团成立大会上,将张林池当“活靶子”,拉进会场“批斗”,说他是垦区最大的“走资派”。如今,时过境迁:兵团改制,成立总局,年逾花甲的省委书记张林池从台下走到台上来,主持会议。兵团副司令员颜文斌介绍了兵团成立八年来的情况,肯定了“屯垦戍边”成就,8年来生产粮豆200亿斤,上交商品粮10·7亿斤,1975年才扭亏为盈,并作了自我批评。接着,省农场局党委书记兼局长赵清景介绍成立4年来的情况:耕地面积扩大了130余万亩,粮豆总产增加到11·16亿斤,上交商品粮增加到4·8亿斤。他是双重身份,既是省农场局一方,又是新成立的总局副书记兼第一副局长。交接会议召开的第二年,1977年总局班子进行了新的调整。新任党委书记兼局长孙子源离任,原兵团师长、政委的王金铭、楚永新、孙玉林等先后返回部队。这副重担就落在总局副书记兼第一副局长赵清景,新任副书记兼副局长王正林、王桂林,以及1978年到任的党委书记兼局长王振扬的肩上了(1982年王振扬离休,经中央批准,赵清景任总局党委书记兼局长,并任省委常委)。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一: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这年11月19日,王震协同余秋里副总理,邀请黑龙江省委书记张林池及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召开座谈会,专门研究关于加强黑龙江省垦区商品粮基地建设的问题。这两位副总理早年都是戎马倥偬的赫赫武将;建国后,一个抓农垦,一个抓石油,都为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作为副总理,他俩齐心合力地要把国营农场的事业搞上去,把“四人帮”耽误的时间和损失夺回来。
       在座谈会上,王震感到内疚:同样都在黑龙江省,农垦就是不如大庆。他希望余秋里像过去抓石油那样,抓一抓黑龙江垦区。余秋里谈到建立商品粮基地的重要性,希望全国建设几个像黑龙江那样的大垦区。他说:“国营农场是全民所有制农业,应该有一个更高的发展速度,对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对发展农业起带头作用。”
        座谈会就黑龙江垦区的历史和现状,以及面临的问题,进行了细致的讨论。张林池列出一份清单——“十年浩劫”对黑土地的破坏实在严重,新成立的总局面临许多棘手问题:大批冤假错案急需平反,下放干部政策急待落实,知青“返城风”造成的空缺怎样填补……直到垦区总体规划设计,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投资,农机设备更新,等等。仅拖拉机、联合收割机更新数字就令人瞠目了:拖拉机机型老旧,保证不了生产需要;现有农用履带拖拉机9610台,平均使用12年以上,急需更新3684台,占38%;要求每年更新8%,请国家增拨履带拖拉机690台,轮式拖拉机260台,以维持简单再生产……张林池说话慢条斯里,还带着老人的颤音。可是,他摆的问题使在座的副总理和各部委负责人深切地感到,要使这块黑土地建成现代化农业商品粮基地,确实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投放较大的资金和物力。座谈会接着有针对性地在生产、经营、思想、组织建设等方面,进行了周密而细致的讨论……看来,党和国家已经把建设现代化农业生产基地的任务,重点落在黑龙江这块土地上了。
 
       1977年12月12日至1978年1月25日,全国国营农场工作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
        会议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彻底肃清“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讨论整顿措施,以及加强领导,改善管理和体制问题。1月11日,当王震拄着拐杖登上主席台时,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王震禁不住老泪盈眶。这位古稀老人反思着农垦事业的兴衰起伏……他从共和国几位伟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对国营农场的关心,谈到叶剑英对华南垦区的开发;从进军新疆住地窝子,谈到老铁兵和十万官兵开发北大荒时住的马架子;他还提到马克思讲土地是无限期生产的资源,土地的生产力是无穷无尽的,不像石油开采,拿出来就没有了;最后,他用力地拄了拄拐杖说:“我对国营农场是有感情的,我们要热爱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把沉睡多年的荒原开发出来!”
        这次会议对黑龙江垦区给予了特别关注,会议决定:首先重点武装黑龙江的国营农场,在北大荒打一场大会战,提高作物的单位面积产量和扩大垦荒规模。会议还具体规定了黑龙江垦区1978——1980年间开荒、粮豆单产、总产、上交、出口的各项经济指标,并决定根据这些经济指标增加国家投资。
       根据会议精神,总局党委向垦区发出了号召:“动员起来,打响北大荒会战第一炮!”
       这就是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期家喻户晓的口号:“六、三、一”!也就是黑土地要在3年内实现的奋斗目标:粮豆总产60亿斤,上交30亿斤,其中大豆10亿斤。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一: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北大荒五九七农场的晒场。 
       1978年2月,国务院联合工作组奉命来黑龙江垦区进行全面的调查研究。
       这个庞大的工作组,阵营坚强,由农林部和新成立的国家农垦总局牵头,率领由国家计委、财政、一机、水电、商业、外贸、轻工、化工、石油、冶金、铁道、交通、物资、卫生、教育、中国科学院等21个单位45人组成,深入垦区作了27天的全面考察。他们不辞辛劳,昼夜兼程,长途跋涉,调查了建三江、红兴隆、宝泉岭、牡丹江等管理局及其所属农场和生产队,访问了工矿院校和科研机构,考察了三江平原的荒地资源、水利工程、公路、铁路、粮仓等建设。他们还走访了农场职工家属、知青宿舍和集体食堂。所到之处,农场干部、职工和家属欢欣鼓舞,奔走相告,主动向工作组反映情况,揭露问题,提出建议。这充分反映了广大职工群众对党中央、国务院的热诚拥护和无限信赖,也反映他们在粉碎“四人帮”后办好农场、加速国家商品粮基地建设的迫切愿望。
        工作组离开垦区后,在全面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形成了19份呈递国务院的专题报告。这是一部16开本、长达数十万言的调查报告,也是加速开发三江平原、建设黑龙江商品粮基地的学术总结。它凝聚了国务院工作组全体成员的智慧和心血,为制定黑龙江垦区经济发展战略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余秋里副总理在听取国家农垦总局局长赵帆的汇报时说:
      “黑龙江的问题,早就下了决心的。抓国营农场,黑龙江是重点。在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要作为每年增产300亿斤的战略措施之一。”
       黑土地有幸,在艰难起飞时就得到了党和国家的亲切关怀和有力支持,并在各项政策上给以倾斜。
 
       “十年浩劫”,黑土地伤了元气。极左路线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
        北大荒垦区人员来自五湖四海,有各个时期来参加建设的地方干部、复转军人和大专学生,他们中也有在50年代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错误处理而被遣送到北大荒来的。这就形成了垦区“三案”处理中的“三大”(范围大、年代跨度大、工作量大)和“三多”(各类人员多、复杂案件多、底数不清的多)的特点,平反昭雪工作难度很大。
       冤假错案如果不加以彻底解决,就无法调动广大干部和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同整个共和国一样,垦区 “三案”平反工作是在粉碎“四人帮”后就开始进行,但大规模平反工作还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
       1978年12月9日。佳木斯。总局在俱乐部召开机关“平反昭雪、落实政策”大会,为“文革”期间遭受极左路线打击迫害的88名同志平反。12年前,就在这个俱乐部,“造反派”批斗了原东北农垦总局的领导人张林池、王正林、赵清景等,打倒,砸烂,火烧……然后,把他们赶到俱乐部北侧的“牛棚”里反省。12年一轮回,被颠倒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
       主持会议的是上任才一年的总局副书记兼副局长王桂林。他是1938年参军的“小八路”,追随王震当过译电员、机要员、机要处长。铁道兵时期,他作为二级参谋,跟随将军开发北大荒。1963年成立东北农垦总局,他被派往虎林县担任县长。“文革”期间他在虎林县也遭到批斗。今天,他是代表总局党委来宣布对原   “ 东北农垦总局”和原省农垦厅受迫害干部的平反昭雪。
        年过半百的王桂林宣读了总局党委的平反决定:“遵照毛主席关于‘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为原东总和原省农垦厅两个机关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受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打击迫害的同志,进行平反昭雪,落实政策。”
        宣读的平反决定的名单中,有原东北农垦总局局长王正林、政治部主任赵清景;尚有原省农垦厅长房定辰(历任抗大学员,指导员,特派员,东北解放战争时期任牡丹江军区第一团政委,1949年率青干一团开发北大荒,创建了二龙山农场,后任东北公营农场管理局处长、副局长,省农场管理厅厅长、党组书记)。此外,还有原省农垦厅副厅长李实元、边敬,原东北农垦总局机关四位处长:尹先明(已故)、任兆奎、刘静、刘岑……等等,一共88人,都给予恢复名誉,平反昭雪。
        自从总局机关这一次平反大会召开以后,黑土地的“三案”平反工作全面铺开了。
 
       1978年8月22日,《农垦报》在一篇题为《排除阻力,落实政策》的评论员文章中报道了叶剑英副主席对垦区落实干部政策的关怀。文章这样写道:“最近,国务院领导同志在一份报告上批示:黑龙江垦区要在揭批林贼、反‘四人帮’的斗争中落实政策。敬爱的叶(剑英)副主席审阅这份报告时,在这一批示下面画了杠,同时批示‘提得好!’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我们垦区广大干部群众的亲切关怀,同时也是对我垦区的工作,特别是落实党的干部政策工作的有力鞭策和促进。”
       《农垦报》还报道了友谊农场“平反昭雪”的情况。这个拥有100多万亩耕地、12万人口,曾给国家作出重大贡献的农场,从“文革”以来,产量下滑,经营连年亏损,掉了队落了伍。其中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十年浩劫带来的破坏。”早年被誉为“云雀姑娘”、蔡畅同志亲昵地称为“北大荒女儿”的刘瑛,在“文革”中遭到了严重迫害。她被扣上“黑标兵”、“黑乌鸦”的帽子。当时刘瑛担任三分场二队队长,从1967年1月至1972年5月,她被关进“牛棚”,大会小会批斗370多次。在一次批斗会上,“造反派”竟然用12号铅丝挂拖拉机的支重轮套在她的脖子上,一直加到4个支重轮。她家三次被抄,“造反派”把她1957年随胡耀邦出国时在苏联拍的照片,苏联共青团干部与她的通信,以及照相机、纪念品等都收走了,成了“里通外国”的证据,安上“苏修特务”的罪名,还罗织了“从刘瑛看团中央的十大罪状”。如今,刘瑛终于平反昭雪,担任农场农机工程师,为农场的现代化试点出力。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一: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北大荒五九七农场在荒原建垦荒新点 。    

       1958年转业来北大荒的十万官兵中,有一批在部队“反右”斗争中被扣上了“右派”帽子。他们被开除了军籍,开除了党籍或团籍,随十万战友来到荒原建点。黄沧海就是其中的一位。他14岁参军,在部队入团,军衔少尉。22岁因“鸣放”时对上级提了几条意见,就被扣上“右派”帽子。他在生产队劳动,拼命干活,一连获得“排水突击手”、“伐木英雄”、“砌砖能手”称号。然而,60年代初摘帽右派的名单里没有他,第二批名单里又没有他。原因是他在思想汇报里写了:“我用最大的毅力,最好的劳动态度,向党表示自己始终是一个忠于党的事业的人。” 管“右派”的人说:“你没有认识自己一直就是反党,你干得再好那也只是赎罪。”当时,他痛苦地与正在北京石油学院念书的女朋友分手了。
       黄沧海终于盼来了“摘帽”那天。农场正式任命他为生产队小学教师,教复式班,五、六、七年级在一个课堂里。他干劲十足,不仅教课,生产队的黑板报、成人夜校、扫盲他都抓。到了星期天、寒暑假,他就主动跟职工一起干活。他的最大愿望就是让人家忘记他是一个“摘帽右派”。1966年夏天,生产队指导员主动给他介绍对象。女方19岁,是个党员。他吃惊地问:“这能行吗?”指导员说:“我查了你的档案,你不是坏人。你现在的表现,大家都很信任你。”经过指导员的牵线搭桥,在周围同志的撮合下,他和女方终于成亲了。
       “文化大革命”来到了。“造反派”预先泡制了一个所谓“反林彪罪证”:黄沧海在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家曾说过“林彪红得发紫”这一句话。先是威逼利诱,再后是严刑酷打。黄沧海就是不屈服。有人说:“这小子脑子太好使了,不把他斗糊涂了就扳不倒他!”他被关进“牛棚”,一呆就是三年多。黄沧海在“群众专政”的压力下,每天要干16小时的活,每顿饭只给他两个窝窝头。“造反派”还时不时说他态度恶劣,给他减去一个窝窝头。为了顽强地活下去,他学会吃各种各样的生东西:生大豆、生玉米、生南瓜、生豆并、生野菜,干活时乘人不备,他就抓一把往嘴里塞,狼吞虎咽。一天,他对妻子说:“为了活下去,我们离婚吧!”“你没有错,我不离!死也死在一起!”“你的党籍还要不要?孩子的命还要不要?”“如果要我说假话坑人才能保住党籍,那我宁可不要!”“我们搞个假离婚行不?”妻子听了,以为他要去死,一头扑在他怀里大哭:“不!你不能寻短见呀,你要是死了,连我都对不起!”他泪如泉涌,说:“我决不去死,你放心,我一定要勇敢地活下去!”
       1971年9月13日,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监管人员对他说:“林彪摔死了,你反林彪的言论是对的了,你可以出‘牛棚’了。”黄沧海说:“我不是反林彪的英雄,你们给我制造的反林彪的材料是假的。我可以不出‘牛棚’,但要求澄清事实。”过了几天,又有人劝他出“牛棚”,他就是不出去,要求澄清事实。这样,又过了半年,“造反派”感到他的问题像一块骨头卡在嗓子里,吞不下吐不出。
       1976年10月,“四人帮”彻底垮台了。11月,黄沧海回到了学校,重新拿起教鞭。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黄沧海的“右派”错案终于得到了彻底改正。结束了22年的屈辱生涯。军委通信兵部给他寄来了《关于右派改正的决定》,还派来干部给他送来了绿军装。这意味着,他恢复了当年被开除的军籍,然后再作转业处理。当他接过缀有红领章红帽徽的军装时,抑制不住泪水,说:“希望给我开个临时军人身份证,我要多穿几天军装!”那位现役军人又宣布恢复他的团籍,说:“你已经42岁了。就办个超龄退团手续。”他说:“我不退!年轻时入团不久就被开除了。我一直把共青团当作母亲。我还要争取入党!”关于这位少尉“右派”的改正,历时22年,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
       黄沧海担任牡丹江农垦师范学校中文系教研室主任。8年来,他为黑土地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师资人才,并创办了黑龙江省《师范语文教学》杂志,任主编;80年代后期,他举家迁往汕尾市,并创建了一座颇有影响的师范学院。
 
       1986年12月,总局对平反昭雪、落实干部政策,作了全面的总结:全垦区对“文革”中有冤假错案的7034名干部,给予了平反;对未立案而被错误批斗的干部1174人,给予了纠正;重新安排工作和安排家属子女1540人;给3054人补发了“文革”中被扣发的工资263.65万元;清退4121人被查抄的财物,赔偿查抄财物的变卖价款共计9.2万元。
        此外,垦区改正错划右派670人;对原定“中右”、“反社会主义分子”、“右派言论”的784人的问题进行了纠正,等等。
        面对这一连串数字所显示的严峻事实,足以引起人们的沉思。如果没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没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诞生,这些在“文革”中形成的和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冤假错案,将沉冤百年而难见天日。实践表明,平反冤假错案、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有力地促进了垦区安定团结政治局面,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干部的积极性。
       黑土地用9年时间动员上万人,落实万件“文革”中和历史遗留案件,其人力、物力上的投入,相当可观。然而,这些案件在历史上造成的损失,以及纠正后产生的巨大作用,则是无法用时间和金钱来计算的。
 
       总局成立的头几年,在拨乱反正,平反昭雪,搞现代化农业试点的同时,牵扯精力大的,莫过于填补知青大返城带来的空缺了。据《黑龙江农垦大事记》记载:“从1976年——1979年,垦区每年返城知青8.5万人,共返城34.67万人。至1979年底统计,垦区尚有城市知青7万人。至1983年统计,只剩1.9万人。” 知青大返城给黑土地带来的各种岗位的严重缺编,是北大荒开发史上不曾发生过的。
       《建三江农垦志》记载:“1979年,知识青年返城到了最高峰。仅一年时间就返城27739人,占接收知青总数的62.79%。城市知青大批返城,一时很多工作无人顶岗,青黄不接,劳力紧张。”从铁力农场调总局农业处工作的浙江知青李建才回忆了当年的情景:“眼瞅着返城的浪潮席卷而来,学校没了老师,机务队没了驾驶员,许多担任连长、指导员,甚至副团长、副政委的知青也都悄悄隐去。被几十万知识青年的青春热血沸腾起来的北大荒,一下子蔫了。”红卫农场哈尔滨知青、汽车驾驶员邓广臣说:“1979年刮来了一返股城风。我跑车到福利屯火车站,看到那里木箱子堆集如山,全是回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的青年等着装车的。我们车队有50多个知青驾驶员,走了二三十。我弟弟在农场是机车车长,妈妈退休,他回去接班。他现在干啥?在运输社赶马车。……生产队有不少拖拉机没人开了,生产受到很大影响。”农场一位中学生给返城的知青老师写信说:“杨老师,我至今还记得您临走前那依依惜别的神情。转眼两年过去了。可谁想得到,一场冷酷无情的回城风,把我的理想和希望吹灭了。也许您还不知道,从去年冬天到现在,我们学校初中班一直没有开课,因为没有老师呀!您回上海治病后不久,赵老师、钱老师相继办回北京。去年下半学期刚开始,一股风把孙老师、李老师也刮回城了。为了我们继续上课,队长高大叔让机务排两个知青车长到学校当教员。没过多久,他们也办接班走了。那阵子,拖拉机都开不出去,高大叔白天开车,晚上办事,没有办法学校只好关门。听说孙老师回城当了车老板,李老师干上了临时装卸工。虽说在我们国家里,干革命啥都一样为社会主义做贡献。可我觉得,像他们那样的老高中生,在边疆做一个人民教师,更能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一: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转载:黑龙江农垦之八十一: 《北大荒60年》(1947~2007)之二十二   第二十一章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成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福利屯火车站是北大荒知青从大城市来到北大荒下车的地方,又是从这里返城的地方,记忆中永远也忘不了的地方。
      知青大返城的冲击波,首先冲击的是留下来的知青。他们每天送走一批批当年同车来的伙伴,面对空荡荡的知青宿舍、食堂,支撑了十年的精神支柱,一下子被无情地摧毁了。
       这股冲击波,也冲击着正拨乱反正、力图恢复生产的老拓荒者们。他们既同情知青们返城,又想尽力挽留在黑土地共同耕耘中结下了情谊的年轻人,特别是与本地青年结了婚、成了家的知青。然而,知青大返城不可逆转。1978年底至1979年初,知青大返城达到高峰。
       其时,黑土地春耕在即,时不我待。总局在这艰难的时刻作出了决策:派出慰问团,分赴京、津、沪、杭等地,慰问返城知青,并欢迎他们重返黑土地;动员早年离开机务战线的老拖拉机手,重上机车,打好1979年春耕这一仗;向全国各地招聘中学老师,从邻近县和农场中学生和妇女家属中招收小学老师,举办各种教师培训班,以解决“师资空缺”的燃眉之急;招收年龄适当、能常年顶岗劳动、投亲靠友的转复军人、职工亲属,以及长大成人的职工子弟,加入农工行列;批准1966年底以前参加农场工作,1969年被兵团辞退后、每年坚持参加劳动260天以上的长期临时工,转为正式工人(这些人多数是家属妇女,而且是1959年山东支边青年在60年代响应政府号召被精简下来的)。
        总局在1979年至80年代初,接纳了一支约5万人的“杂牌军”。就是这支“杂牌军”,在1979年——历史的转折点,填补了知青大返城后的空白,与老拓荒者一起,共同奏响了“二次开发黑土地”的昂扬乐曲。
       当时,遍及各农场、分场、生产队的几千所中小学想尽一切办法,挖掘师资:从邻近市县招聘老师;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物色老师;从老转业军官、山东支边青年以及1968年前下乡的老知青中招聘教师;从投亲靠友和复转军人中物色老师……建三江局却来了个惊人之举:在《光明日报》连续刊登3次广告,在全国范围内招聘高中老师。广告刊登不久,应聘信纷纷寄来。居然有28个省、市、自治区3600多人报名应聘。经严格考核和周密协商,当年录用了来自北京、内蒙古、江苏、安徽等15个省、市、自治区136名中学教师。在招聘期间浮动两级工资,外加生活补助费,公费医疗,当年寒衣补助等……与此同时,他们赶紧把在职的100多名中学教师替换下来,送往外地进修。此举博得了黑土地160多万北大荒人的同声喝采。张艺谋导演了(学生)《一个都不能少》的电影,而北大荒却导演了(老师)《一个都不能少》的活剧。
 
       知青大返城,是北大荒开发史上最大的劳动力向外的一次流动。无论是数量或是速度,都是史无前例的。这次向外大流动,是计划经济的失控,导因是政治加经济:“文化大革命”和人口膨胀。它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劳动力的这种自由流动,大流失,既是对“移民”中局部或大部失误的一种反抗,又是对有组织有计划的移民模式的一种补充。
       现代化进程的重要标志是:以农业为主,转化成以工业为主。发达国家从农村人口占多数,变为城市人口比例占70%以上,经历了二百年时间。现代化进程是一个相当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在中国人口膨胀的情况下,这个进程显得更为复杂而漫长。一连串的政治运动,提倡“精神万能”,冲击经济建设,使整个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延缓了。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知青大返城是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的一个突破口。也是90年代“职工下岗分流再就业”的一次预演,历史让知青成了90年代全国8000万流动大军的先行军和突击队。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