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2017-03-04 23:13:33|  分类: 值班一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值班一连之九十三:文/王联合    重打.编辑/田恒方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王联合近照。田恒方翻拍。

       红林田野博主田恒方说:连队从珍宝岛前线回团在金沙河水库工地边施工边待命时,不久我调入了炊事班,此时哈尔滨知青王联合战友是我的炊事班班长。他是老高中生,博学多才,后调19团1中当语文老师,再考入哈工大。他在文中叙说在珍宝岛战备施工的经历详尽,我也同样经历住帐篷、手工打炮眼、清碎石排渣、吴泽海战友叫我与他一起装药点炮爆破、挖战壕修工事、扛坑道木头等战备工作。我觉得该文章特别有纪念意义,那是我们在屯垦戍边中终身难以忘怀的珍宝岛前线战备施工记忆。我特意从《五九七往事》杂志上重新打字编辑成文,供战友和朋友们阅读。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70年,值班一连炊事班在黑大林子大荒原上的合影。左起:王联合(哈尔滨)、田恒方(杭州)、王发义(本地)、吴官升(北京)。田恒方翻拍,陆寅精加工。     

        我们19团值班一连在珍宝岛战备施工的地点是虎林县五林洞。隔几座头就是珍宝岛,离珍宝岛直线距离不足四十华里,处在苏联远程大炮的射程之内。这里是山地丘陵,原始森林覆盖,有很多两人合抱、三四十高的红松。我们扎营在五林河畔一小片灌木、荒草丛生的空地上。先遣人员在这里搭了几顶军用单帐篷,帐篷里用树枝搭起两排对面通铺,一、二、三排每排住一顶帐篷,四排和连部一顶,五排和卫生所一顶。分配好铺位,每人把随身背的行李一铺就安营扎寨了。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1969年赵娟战友和艾英贤战友在五林河上的五林桥上留影。田恒方翻拍,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2015年值班一连知青回访时的五林河。洪永勇拍摄。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2015年值班一连知青回访时,韩其峰在五林河上的五林桥上合影。洪永勇拍摄。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在珍宝岛前线曾经宿营和战备施工的地方。洪永勇拍摄。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2015年值班一连知青回访时,战友们在珍宝岛前线曾经宿营和战备施工的地方合影。洪永勇拍摄。

       守着五林河,用水是不成问题。伙食也不错。团里定期派汽车送来给养,面粉、猪肉、新鲜菜等。全国各地给珍宝岛解放军邮寄的慰问品也有我们的份。离我们驻地不太远有个小卖部,还能买到罐头、点心解馋。当时边境的形势非常紧张,周围经常莫名其妙地升起信号弹,还听说有苏联特工过江来绑架我方人员。我们连晚上都放双岗,配实弹。但我们这群年轻的兵团战士很少有害怕的,可能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里的一切对我们都是那么新鲜、刺激,我们兴奋,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豪情壮志。盼望早日投身到反侵略的战斗中去!我的副班长王宝新和几个哈尔滨青年一人剃个大秃瓢,发了工资三天造光,说:“留钱没用,不一定哪天打起来,谁也别孬种!死了就死了!死不了,都弄个旅长、团长当当!”

      我们的战备施工任务是挖战壕、打坑道。据说是二线工事,防备敌人直升机空降。我们排的任务是打坑道。开始是用铁锤打炮眼。我们都是城市来的小青年,谁都没有干过这活。十二磅的大锤,抡不了几下胳膊就酸了,那山是非常坚硬的大青石山,一锤下去,钢钎下只留一道白印。怕打不准只有3公分粗细的钢钎头,砸着扶钎战友的手,只打敢小臂带动、举不高的“掂锤”。即使这样,扶钎者的手也经常被砸伤、砸肿。记得我就曾把团作训股张股长(现役军人)的手砸肿了。我们三排排长李培忠的手被砸伤后一直不好,带伤工作一段时间后,不得不退回团里休养。“实践是人生最好的老师”,我们边学边干,十几天后就干得有模有样了。什么“悠锤”、“摆锤”抡起来就是百十锤。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珍贵的老照片值班一连一排机抢班在坑道前的合影。田恒方翻拍。

       为了加快施工进度,连里调我和其他三个身体强壮的战士到解放军施工的“九洞”(前线指挥部坑道)学习凿岩机。凿岩机本身结构很简单,有三十多斤重,前面卡一根两米长的六棱空心钢钻杆,钻杆最前头有一个可更换的合金钻头。下面有一个可调整的气压支架,由一根长长的胶皮管连接到空气压缩机上。开动起来“突突”直响,带动钢钎边转边凿进。虽然给我们配备的是抗美援朝的老机器,但用上这玩意,打坑道的进度快多了。我们的任务是打通一条“L”型的小坑道。坑道两米多宽,两米多高,将近二百米。我们从山包的两面相对掘进。一个作业面上要打一个“拔心”、三个“起拱”、两个“腰眼”、四个“掫底”,共十个一米五深的炮眼。我们打好炮眼,扛着凿岩机翻过山头,到另一个作业面去打炮眼。这边留给爆破组装药、点炮,然后由排渣组将碎石运出山洞。

       点炮和排除哑炮是项非常危险的工作。后来,我营值班三连在钢厂施工时,发生意外,负责爆破的一个机抢(因那个字网管通不过)班——五个生龙活虎的大小伙子,被炸得粉身碎骨。值班营砖厂在黑大林子建房挖沙时也出了事故,炸死一名女战士。但当时在珍宝岛施工,我们天天和(因那个字网管通不过)管打交道,天天打眼放炮,没出一次大事故,从未死过人,伤过人。记得当时负责装药放炮的是一个老北青年叫杨发林,还有一个姓孟的哈尔滨青年。他们在两个现役军人的指导下,很快掌握了要领,独立工作,胆大心细,从未出过事故。我的副班长王宝新带着班里的其他战士排渣,五排的女战士和其他不打坑道的班排一起挖战壕,全连干得都是重体力活。

      当然,最辛苦的还是我们凿岩机手。凿岩机开起来震动很大,控制不住就会胡乱摆动。在狭小的坑道里,噪音震耳、粉尘呛人。我们戴着双层口罩,口罩中间再夹个湿手绢,也档不住石粉子,往耳朵眼、鼻子里钻。脸上、身上都落满了石粉,头发也被石粉粘结成坨。一擤鼻子,擤出两个石蛋蛋。后来打“湿眼”,冷水带着石沫流进衣服、打湿裤子。昼夜施工,晚上穿着棉衣棉裤都觉得冷。坑道的挖掘进度,主要取决于我们打炮眼的进度。我们越干越熟练,进度越来越快。 我们倒班作业,昼夜不停,苦干一个半月左右,终于打通了坑道!当亮光从对面透过来时,我们别提多高兴、多自豪了!

      坑道打通后,还要在两侧打出几个休息室、弹药和粮水贮藏室。每个作业面要条十七个炮眼,一次我和另一个凿岩机手北京青年赵树营正在打最后几个炮眼,坑道另一端就开始点炮了,随着巨大的声响和震动,冲击波裹着碎石和恶臭的硝烟一下子就把马灯扑灭了,坑道一片漆黑。我们无法出洞了,赶紧放倒凿岩机,紧贴洞壁躲避。这时爆炸一声接着一声,像重锤一下一下砸在胸膛上,心脏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我们捂住耳朵、张大嘴,强忍着呛人的硝烟,无助无奈,一动不动,只能听天由命。当时我一边数着爆炸声一边想:如果和苏修打起来,受到敌人炮击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的吧?权当经过一次炮火的洗礼,长经验、受锻炼了!

       坑道打好后,还要用木头被覆洞口,防止碎石脱落。当时我们李排长已受伤回团,我代理三排长,带领全排战士伐木。我们伐的都是碗口粗细的杨树、柞木等杂树,截取两米多长的主干,运回驻地。路远、树沉,人扛了两天,太累,我们就利用五林河放流。时值初冬,木头在河里结上一层薄冰,不好捞,我建议铁匠打了一些尖钩,解决了问题。

       我带领战士伐木时差点出了大事:一棵树被伐倒后,后屁股弹了起来,正好砸在哈尔滨青年孔繁立头上。当时他就满脸乌青倒了下去。大家吓坏了,连忙又掐人中又招呼,忙了半天,他才悠悠地缓过来。我赶紧派两个战士送他回营部卫生所找周医生救治,幸亏后来没有什么大碍。事后分析:树不算太大,孔繁立个子高大(一米八十多),那天他还戴着厚厚的棉帽子,所以没有出大事。这事我现在回忆起来都还后怕!

      事情已过去四十多年,珍宝岛战备施工的经历至今使我难忘、令我自豪!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值班一连在冰天雪地中进行军事训练。手陈学毅、号兵高敬礼。田恒方翻拍于597场史馆,陆寅精加工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三: 在珍宝岛战备施工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2015年值班一连知青回访时,战友们登上珍宝岛的留影。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