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浙农院史之六: 经典新闻通讯------ 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2017-01-26 19:51:31|  分类: 浙农院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浙农院史之六: 来源/《新闻实践》杂志 文/吕韶羽   编辑.配图/田恒方    经典新闻通讯------ 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这是我在2012-12-29 22:51:36发表的博文,不知何因被关,现重新编辑再发)

转载:浙农院志之: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跟随着观看犁地。

                         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1958年1月5日,毛主席视察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农科所),同一天还视察杭州市小营巷。我受浙江日报之命采访农科所,小营巷由新华社记者伊心恬和本报记者庞佑中采访。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关于毛主席视察活动的首次公开报道,省委和报社都非常重视,报社主要领导亲自部署和指导采访报道。通讯初稿排字后打出清样,发给每位编委委员征求意见。经过多次修改,最终见报的通讯标题是由时任省委秘书长陈冰改定的。应该说,《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这篇通讯是集体智慧的成果。如今,从新闻专业的角度,回眸审视这一重大报道的采写过程,我认为主要是解决以下几个采写难题:

转载:浙农院志之: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和科技人员交谈。

      如何弥补事后采访的“先天不足”

      毛主席视察农科所,记者不在现场,这就需要事后采访倍下工夫,尽可能地使记者由“局外人”变为“准亲历者”。我在农科所“沉”了一个星期,凡是见到毛主席的职工都访问过。有的人带我到现场,边“演”边说。对于重点采访对象,多次交谈,还迂回采访他们的亲属和邻居。我力求从多方面和多角度详细了解毛主席视察的每一项活动和每一个细节。这样,拥有了较为丰富的素材,更为重要的是,情不自禁地进入“角色”——似乎真的跟随在主席身边,真的同农科所职工一起受主席接见,同主席交谈,跟主席犁地,与主席握手,并且似乎同农科所职工一样,亲历那紧张、激动、喜悦、温馨的视察现场和感情波澜。后来,有同行问我,通讯写得活龙活现,是不是跟随毛主席身边亲眼所见?其实,这同我在事后采访中多下了些笨工夫有很大关系。

转载:浙农院志之: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亲自观察双轮双铧犁。 

        如何深入理解毛主席视察的意义?

       我当时搞工业采访,对于农业不熟悉。那么多的单位,毛主席为何选择视察农科所?开始认为毛主席要去的方向是笕桥机场,乘飞机回北京,路过农科所或许是顺便看看。后来查阅相关资料,才知决非随意之举。毛主席视察农科所前两个多月,即1957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在报上公布了毛主席主持制定的《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简称“农业四十条”),强调加强农业科研工作,强调科学种田,强调改革农具,积极地有步骤地实现农业机械化。毛主席在农科所视察的每项活动,几乎都与“农业四十条”强调做好的这些事情有关。主席特意向农科所所长借书,表示了学习农业科学知识的浓厚兴趣,并意味着倡导全党学习和研究农业科学。主席亲扶新式改良农具耕地,实际上是向各级领导发出重要信息——改进作风,亲自动手,做一些科学种田的实事,以便取得领导农业科研工作和发展农业生产的主动权。通过认真研究相关背景资料,我对毛主席视察农科所的重要意义有了正确的理解,从而对通讯的主题思想更加明确,该突出什么,该着重挖掘和表达哪些与主题相关的视察活动细节以及哪些人是重点采访对象,心中有了数。

       如何做到既具体真实又总体真实

       在采写中我体会到,要保证一个个具体事实准确无误,并不难,只要作风扎实,采访到位,就能够做到;难的是做到总体真实。因为这需要立足于具体事实,进行理性分析,作出符合实际的总体概括。毛主席到农科所视察,接待工作安排得极其简单、朴素。所内没有张贴欢迎标语,没有兴师动众夹道相迎。这里的一切,都同平常一样,只是农科所办公楼会客室里,备有清茶几杯。毛主席轻车简从,像是走亲访友,衣着朴素,举止随和,待人亲切。一些见过毛主席的职工对我说,开始有点紧张和拘束,一旦接触和交谈起来,就不知不觉地同主席贴近了,绷紧的神经松开了,觉得有股暖流通遍全身,心里热乎乎的。透过种种细节和职工的切身感受,我见识了毛主席那随和、朴实、亲切凝成的人格魅力,联想起有位名人说的名言——看似平凡却伟大,道如寻常却奇崛。我认为这就是毛主席视察农科所活动所展现出来的总体特征,当然也应是写通讯所要把握的基本格调。如果报道毛主席的视察活动,所有具体事实都准确无误,唯独这总体特征和基本格调把握不准或者没有表达出来,那必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罗列现象,言不及义。总体不真实,就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如实报道。

转载:浙农院志之: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五九七)

                                        毛主席和农科所所长楼宇光亲切交谈。

       如何运用适当形式和文字表达

       报道毛主席视察活动,是严肃庄重的题材,又没有先例借鉴。我想既不能写得浮丽花俏,也不可写得干瘪枯燥,怎样才是恰如其分,颇费思考。起初想用第一人称来写,便于记者直接抒发情感。当掌握了大量素材,特别是了解到毛主席视察中那些感人至深的情节后,我改变主意,决定采用第三人称。由于记者不在视察现场,如果事后“挤”进去,说些什么,很有可能帮倒忙,冲淡甚至败坏原有的氛围。而从同主席接触的人的眼里,去看主席的一举一动、一说一笑,去直接表达他们的感受,则会更多地保留“原汁原味”。当然,这样做并非不要记者投入真诚和激情,可以说采用第三人称对记者情感投入的要求更高——记者要善于同采访对象融合,巧借采访对象表达,而又不露记者自己的感情痕迹。通讯中有这样一段关于农科所所长内心活动的描述:“啊!毛主席来了?楼宇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再定神一看,果真是毛主席。……这时,楼宇光发觉自己呆在门前的时间太长了,停在这里做什么?快去迎接我们最敬爱的毛主席!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毛主席面前。”这真挚、细腻的情感活动,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而又热爱主席的人,是不可能有的。同样,作为记者,如果不与通讯中主人公的情感发生互动和共鸣,那也不可能逼真地将它再现出来,充其量不过是平淡、肤浅地报道表面活动。

       这篇通讯在语言和表现手法方面,我力求朴实、简洁、自然,以便同整篇通讯的基本格调相称。毛主席是语言大师,说话言简意赅,风趣幽默,质朴传神,极富表现力和感染力。所以通讯里多处引用了毛主席的原话。比如,毛主席视察中曾两次说过大致语句相同而含意不同的问话——“我行吗?”、“你行吗?”——前一个问话,是主席握着双轮双铧犁的犁臂准备耕地,问周围的人,表示虚心学习的坦诚态度;后一个问话,是主席紧接前一问话,对农科所所长发出的,表示对所长的勉励之意和关切之情。两次问话,寥寥6个字,竟包含了那么多的内容和情感。我当然如获至宝,把毛主席这些精辟语言原原本本地写入通讯,为通讯增光添彩。同时,我还用了农科所职工一些质朴无华的语言。

       通讯主要采用叙述的表现手法,对有些场合和活动,也作些适当的描写,比如,同主题相关的环境描写、人物形象和人物心态描写。描写中多用白描,就是借鉴绘画素描的表现手法,用寥寥几笔墨线勾描景物,不着其他色彩,不作“金银之饰”。要描写,就不能不用形容词,不过要尽可能地少用,并且要谨慎使用,力避虚夸和造作。对毛主席形象的描写,是这篇通讯最大的写作难题。我是在采访了农科所所有见到毛主席的人以后,斟字酌句,反复推敲,几易其稿,才写出“脸色红润,头发乌黑,精神矍铄……”那一段有较多形容词的文字。尽管如此,通讯发表后,又仔细琢磨,仍觉得有的形容词还不理想。未曾料到,通讯中某些形容词后来一度被广泛引用,真令我诚惶诚恐。

      浙江日报创刊至今60周年了,采写《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这篇通讯,也已经是51年前的事。当年的“小吕”如今变成老吕,人老记忆力衰退,对一些往事,虽有印象,但大多记不全、记不准。好在过去有些回忆材料,目前头脑还清晰,尚可向报社和省市新闻界同行、尤其是年轻的同行们作个粗略汇报,谈点粗浅体会,也算尽一份新闻老兵的责任。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由于自己的政治思想水平不高,写作和文字功底不深,尽管有幸遇到清水里长出来的芙蓉,但是托出水面仍不免有修剪欠当、人为雕饰的痕迹。新闻工作是一项令人多遗憾的工作。通讯发表后我曾想,如果有机会让我重新采写,弥补不足,那该有多好啊!

 

转载:浙农院史之六:  经典新闻通讯------ 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毛泽东主席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亲手扶犁的地方。田恒方拍摄
 
                                                         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浙江日报
记者 吕韶羽
        1月初旬的一个星期天。这天,冬日的阳光格外和煦,杭州市郊外
省农业科学研究所的近千亩试验田上显得那么宁静。所内许多工作人员都到市里去了,谁也没有料想到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星期天。
        吃过午饭,所长楼宇光走进办公室。他坐下来不多会儿,忽然从窗口里看见那条从杭州市区伸延出来的公路上出现了两辆小汽车。小汽车越来越近,驶进了所内。楼宇光赶忙跑下楼,小汽车已经停在两幢试验大楼中间的空地上,车门敞开,有一位身材魁梧,身着银灰色的大衣的负责同志走出来。啊!毛主席来了?楼宇光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再定神一看,果真是毛主席。毛主席脸色红润,头发乌黑,精神矍铄,不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看到毛主席有这样好的身体,真教人快慰。这时,楼宇光发觉自己呆在门前的时间太长了,停在这里做什么,快去迎接我们最敬爱的毛主席!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毛主席面前。毛主席伸过手来握住楼宇光的手。楼宇光感到一股暖流通遍全身。
       毛主席一面和楼宇光握着手,一面问他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有多大年纪。那亲切的问话,就像是母亲遇见了久别的儿女。
       楼宇光本来有些拘束、不安,话也说不出来。一和毛主席接触,他马上不慌乱了,只觉得心里热呼呼的,有一肚子话想向领袖倾吐。他领着毛主席走进试验大楼。在试验大楼的走廊里,放着一部淡绿色的双轮双铧犁。毛主席看到这部机械农具,弯下腰摸了摸,问楼宇光:  
      “这是不是你们改进的双轮双铧犁?”
       楼宇光说:“是的。”
       毛主席又问:“改进的犁臂是不是已经装上了?”
       楼宇光回答了毛主席的问话后,心里想:毛主席他老人家每天忙于处理国家大事,真想不到竟连我们浙江农业部门改进双轮双铧犁的事情都知道。楼宇光又想起,在半个多月以前,周总理也曾到所里检查双轮双铧犁的使用和推广的情形。毛主席和周总理对农具的改进工作多么重视呀!
        参观完这部双轮双铧犁,楼宇光引毛主席走进休息室。毛主席脱下帽子,和蔼地要楼宇光一同坐下来谈谈所里的情况。这个研究所主要是研究提高水稻的单位面积产量,同时也作一些高产杂粮和经济作物的研究工作。所内共分农艺、土壤肥料、植物保护、畜牧等四个系和一个园艺组。……
        在楼宇光介绍情况时,毛主席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楼宇光,对楼宇光说的每一件研究工作,都很有兴趣。不止是有兴趣,毛主席对许多研究工作都很熟悉。楼宇光说话过快,开始忘记介绍油料作物的研究工作,毛主席马上插问:
     “还有花生、芝麻、油茶等油料作物你们是否研究?”
        楼宇光作了补充。毛主席又问:
      “你们有没有进行农具方面的研究工作?”
        楼宇光答道:“我们只结合做了一些。”
        毛主席接着说:“要作研究工作,你们设立一个专门部门来进行农具研究工作好不好?”楼宇光回答说“好的”,毛主席笑着又问旁边的一位省委负责同志说:“他(指楼宇光)是同意了,你赞成不赞成?”那位负责同志回答:“赞成。”毛主席说:“那好,你们就向省委提个建议吧!”
        毛主席又问楼宇光:
      “你是学什么的?”
      “我学的是土壤农化。”
       毛主席接着兴致勃勃地说:“我想了解一下,农作物所包含的元素以什么元素的比重最大?”
       毛主席和楼宇光谈了农作物所含各种元素的比重后,还谈到了土壤的团粒结构以及日光、水分与农作物的关系。末了,毛主席向楼宇光借一本关于土壤方面的书籍看看。楼宇光见到毛主席这种好学的精神,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便立刻取书去了。
        这时,毛主席离开休息室,走到大楼前面的试验地,在一条小道上停下来,环顾四周。这一带地方,原是一片农田。那两幢供作农业科学研究工作之用的试验大楼,和在试验大楼附近作试验用的玻璃温室、职工宿舍,都是在半年前盖起来的。它们表明浙江农业科学研究工作有了新的发展。
        在试验地的东边,有一群人正忙着准备用双轮双铧犁耕地。原来,所里的一部分工人和技术人员看到毛主席来了,就特地跑到试验地上,准备作一次使用双轮双铧犁耕田的表演给毛主席看。工人张有根虽然很早就学会使用双轮双铧犁,可是今天他仍然反复用心地调整着调节杆,唯恐出了什么差错;又?喝着前面两只摇头摆尾的耕牛,唯恐它们不老实。旁边有人轻声地告诉他:“你看!毛主席走过来啦。”接着,毛主席已经走到跟前,和气地问张有根:
       “你会耕地吗?”
       “我会耕地。”
       “好哇!你就耕吧。”
       张有根牵动一下牛绳,两头耕牛拉着双轮双铧犁笔直地前行。毛主席这时紧紧跟在张有根的后面,聚精会神地观察双轮双铧犁翻过的深灰色的土壤。
        跟着犁耕到地边,毛主席用深思的眼光望着张有根和刚刚跑过来的楼宇光,问道:
       “用双轮双铧犁比用旧式木犁省力吧?”
      
 “省力。比起旧式木犁来,还容易操纵。”
       “我行吗?”毛主席把脸转过来问大家。人们被这谦逊的问话引笑了。工人张有根、吕其千知道我们最敬爱的毛主席要亲自使用双轮双铧犁耕田,立刻调过双轮双铧犁的头,把犁重新插入土壤。
         毛主席对着站在旁边的楼宇光,关心地问:“你行吗?”
         楼宇光没有说出什么,唰地一下脸红了。他没有耕过地。
这时,毛主席走近双轮双铧犁,用这部新式农具犁田。周围的人,特别是楼宇光,注视着毛主席犁过的田沟,感到这是最幸福、也是受启发最深刻的时刻。
        毛主席随犁耕到地头后,接受了省农场农具管理局李副局长和楼宇光赠送的书籍,又关怀地询问了职工们的生活情况。在临走的时候,毛主席又一次热情地同职工们握手。张有根和吕其千的手,因为劳动有些脏,他们正在为难不知往哪儿擦一擦。可是来不及了。毛主席向前握住了他们的手。
        两辆小汽车开动了。毛主席他老人家走了。省农业科学研究所的职工们就是这样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星期天。
        夜深了,那是谁的窗户还闪耀着灯光?啊!是青年技术员张燕誉。他在写日记。这个小伙子曾经要求去考大学,嫌在农业工作岗位上没有什么奔头。今天,他看到毛主席这样重视农业工作,竟亲自扶犁耕田,而这件事,他过去连想也没有想到呀!张燕誉在日记本上写道:“我不安心工作太错了。我决心把自己的全副精力用在祖国的农业建设事业上。”楼宇光呢?他在想些什么呢?他说他一夜也没睡好。他说他在同毛主席短暂的接触中,更认清了自己的弱点。1月6日早晨不到六点钟,楼宇光就来到了办公室,重新认真地修改1958年的农业科学研究工作规划。……
                                                                                               (原载1958年1月24日浙江日报)

转载:浙农院史之六:  经典新闻通讯------ 天然去雕饰—忆采写通讯《毛主席在浙江农业科学研究所》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小广场上的“萌芽”雕塑,旁边是毛泽东主席亲手扶犁的地方。田恒方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