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一: 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七:我在北大荒当猪倌   

2017-01-06 20:43:00|  分类: 值班一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一:文/王绍云    编辑配图/田恒方     战友王绍云的北大荒故事之七:我在北大荒当猪倌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一:我在北大荒当猪倌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回忆往事,我在北大荒当过三回猪倌,如今却成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刚到北大荒兵团19团五连时,个头称的知青都分配到农工排下地干活去了,唯独我才15岁又瘦又小,连里看不上眼,任我四处游荡玩耍。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一:我在北大荒当猪倌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值班一连最小的战士王绍云。
       几天后,冯排长吩咐我到猪号(养猪场)报到,班长"大老李"却分配我放猪。 嘿!真好笑,以前只听说放羊的,放马的,北大荒居然还有放养的猪,我不成了猪倌了吗? 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一早赶着十几口老母猪去野外觅食,晌午时分赶着回圈就算完工了。
       北大荒的八月天气真好,蓝天白云绿草原,我赶着猪群滿地跑,跑累了就找个草垛睡一觉,好自在啊! 有一次,一觉醒来猪群却不见了,把我吓得够呛,到处去找,实在找不到只好硬着头皮返回猪号,却发现那帮家伙居然识道,正在猪圈里吃饱呼噜呢。这下子我可倒霉了,被"大老李″好一顿撸,"人家猪都知道回家,猪倌却不见了哩。″把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从此后,每回出门放猪,我都紧盯不放,再也不敢有絲毫松懈。
       那时,每天干完活一身臭汗无处洗澡,井水擦身又是"拔凉拔凉″的。猪号里砌有一口煮猪食的大锅,喂完猪食后,好心的班长总是刷完锅担上水烧上火,让我赤条条地爬进锅里享受"盆浴",那暖暖的,爽爽的舒服劲,至今想来仍是那么愜意。
       好景不长。没过多久,由于战备需要,团里组织了值班武装连队,我坚决要求上前线,从此调离了五连------我北大荒的人生第一站,告别了"猪倌″生涯。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一:我在北大荒当猪倌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王绍云在值班一连连队礼堂前。
       笫二次与猪打交道,那是在黑大林子值班一连炊事班的事。 由于条件艰苦,连队为了改善伙食,指定伙房自已养猪。我特能吃苦,喂猪那又臭又脏的活我当仁不让。 猪圈设在伙房后院不远处,与连队公厕相邻。 北大荒的泥地天晴还好,一下雨就又黏又滑,去猪圈喂猪的路深一脚浅一脚地泥泞不堪。为了改变现状,我用休息时间,冒着雨用碎砖石铺设了一条通向猪圈的小道,它正好与公厕同行,一举两得方便了大家的出行。此举受到了连队领导的表扬,年终还出席团代会(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享受会议餐,也是我下乡三年来第一次尝到面包蛋糕的味道,(要知道那几年为了备战尽吃玉米高梁等杂粮)。 那年我还不足18岁。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一:我在北大荒当猪倌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王绍云右和田恒方左在值班一连连队礼堂前。
       第三次与猪打交道那就更有意思了。1978年底,正值知青大返城,我因女友工伤陪伴左右,连队安排我担任油库保管员,同时协助连领导搞宣体报道,这样一来我比较空闲。那时知青都走光了,连队食堂也无心经营,我吃住都在已成家的杭州知青鲁金富家,我无所事事闲不住手脚,就在他家养了两只猪,取名大白和小黑,每天抽空割猪草,烀猪食。由于喂养得好,不到一年,大白长得膘肥体壮,足有二百多斤。年底我和老鲁把它卖给了收购站。 小黑也不赖,也有一百多斤。眼看就要过年了,想想辛苦了一年,也该犒劳犒劳自已解解馋。于是,我们自已动手杀猪过年,我当屠夫。
 转载:值班一连之九十一:我在北大荒当猪倌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说起当屠夫杀猪,我已不是第一回了,可是这回到了临头动刀,心里却是那么不舍,陪伴小黑那么久,亲手一把饲料一口食地喂养大,真不忍心啊!最终在老鲁的鼓励下,我牙一咬,脚一跺,拿出跟小日本拼刺刀的精神,用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小黑拼命嚎叫,喘息,抽搐,不一会儿就一命乌呼。紧接着就是烧水刮毛,开膛剖肚,乐乐乎乎地忙了老半天,最终将猪肉剁成几大块,零下20多度的冬天就是天然的大冰箱,自已养的猪想吃管够,什么糖醋排骨、红烧肉、白切肚絲、溜肝尖,统统不在话下。
       当天晚上,猪头脚爪掇弄干净后就入锅燉煮。熊熊炉火映红了我们喜悦的脸庞,累了一天的我竟然倒在柴灶旁睡去,待我醒来,屋内香味四溢,我味蕾大开,可当我揭开锅盖一看,猪头骨肉分离,脚爪也燉烂了,竟煮成了一锅肉泥........。
       那段时光,那些日子,虽苦犹荣,以苦为乐,真让人回味无穷啊! 

                                                                                                        2017年元月6日写于马塍路书店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