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597(19团)之142: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飘飘之三"北疆学养蚕"  

2017-11-24 23:29:39|  分类: 597(19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597(19团)之142:文/原黑龙江兵团19团朱音   编辑.润笔/田恒方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飘飘之三"北疆学养蚕"
原创:597(19团)之142: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大雪飘飘之三北疆学养蚕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杭州知青朱音(上)和杭州知青王兰香(下)在原黑龙江兵团19团养鹿连蚕房里挂柞蚕茧的留影。团部刘干事拍摄配新闻报道之用。

        三、北疆学养蚕
        原黑龙江兵团19团地处黑龙江省东部,养鹿连所在地位于完达山山脉北麓,距离团部三公里左右。初夏,这里青山环绕,山清水秀,地域辽阔,资源丰富,森林植被丰茂,生态环境极佳,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尤其是梅花鹿居多,连片的柞树林蜿蜒在山坡上,满目郁郁葱葱,群峦叠翠,北大荒山野之美尽收眼底。这里得天独厚的原生态自然环境,非常适宜发展养鹿和放养柞蚕。
       我和养蚕班的战友沿着蜿蜒的小路,领略山林中浪漫的自然景色,不知不觉就来到山间的养鹿连柞蚕养殖场。在临时搭建养蚕休息的人字型窝棚前,我见到了真正的贫下中农,那就是负责养蚕班工作的孙大爷。60挂零的孙大爷是老北大荒人,不高的个子,黝黑的肤色,脸上的皺纹,瘪瘪的嘴角,看上去瘦弱而满脸慈祥,目光炯炯有神。
原创:597(19团)之142: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大雪飘飘之三北疆学养蚕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在原黑龙江兵团19团养鹿连养蚕山上休息处的窝棚前留影。前排左起:杭州知青朱音、孙大爷、北京知青王辉;后排左起:当地知青(姓名不祥)、哈尔滨知青邹莉。
 
       孙大爷见到我们这批新来的江南杭州女孩子显得特别高兴,又很热情。他耐心地介绍了这里养蚕的基本情况,并传授养蚕知识。他说“北大荒的柞蚕宝宝与南方养家蚕不一样,是在野外自然放养,这里滿山的柞树就是柞蚕宝宝最好的粮食基地。你看,当它吃完这棵柞树上的叶子,我们必须用剪子将柞蚕连枝一起剪下来放置蚕筐,待放滿后再移换到另外丰盛的柞树上。然后,再将一小撮柞蚕连枝紧插在树桠上而不能掉地,柞蚕宝宝就会自然爬向新鲜的柞叶。” 孙大爷见我们聚精会神地聆听的认真模样,挺滿意地再说“这柞蚕宝宝最大可养到筷般粗细,直到它在树上结茧,到那时我们采摘蚕茧下来存放到蚕房里。丫头们,那是你可把蚕房的炕烧热了,有了一定的温度蚕蛾就会破茧而出,那我们就大丰收啦!哈哈!”
       我们好奇地不时地插话询问,他又仔细地解释疑惑。我们杭州女孩子的说话声音频率甜美而又舒缓,带着浓浓杭州文化气息的普通话。他说:“杭州女孩子长得秀气,说话挺好听,我能够听懂你们的杭州话。”孙大爷和蔼可亲使我们之间的接触交流十分融洽,拉近了距离,令人尊敬。咳!孙大爷,我们真佩服你!
      孙大爷的一番话使我对北大荒养蚕有了基本了解。北大荒的柞蚕实际上属于野蚕,放养在野外自然环境中吃柞树的树叶直至结茧。现在就是要通过我们养蚕班的饲养和管理,提高柞蚕的产量和质量。
       在往后的工作中,孙大爷每天带领我们养蚕班的姑娘爬山越坡来到柞蚕养殖场。虽然,他已上年纪了,但是仍然身轻步稳,脚步噌噌有力,爬山越坡不见喘气,令人刮目相看。
       这里柞蚕养殖场的柞树林子很大,遍地生长着柞树木,但很密而长得不高,便于养蚕作业。茂盛的柞树叶覆盖在整个树冠上,这就是柞蚕的食粮。在柞树林中,孙大爷让我们找找柞蚕宝宝在那里,这时的柞蚕还是幼虫期长得不大。我在一棵柞树旁边仔细在叶子上观看查找,看见了!在嫩绿的柞树叶子面上,隔三差五地卧着一条条灰白色的柞蚕宝宝,好可爱!如果不是走到近处注意观看却很难发现它。
      随着柞蚕慢慢地长大,食用柞树叶的量也多了,需要剪枝移位到枝叶繁茂的新柞树上去了。这时候,孙大爷带着我们养蚕班的杭州姑娘来到柞蚕养殖区块。他先在一棵不高而被蚕吃得精光的柞树旁向我们讲解上次说的剪枝操作要领,然后耐心地手把手教我们一个一个进行剪枝演示。轮到我的时候,他让我右手拿着园艺剪,左手握住柞树枝不要抖动,以防把柞蚕落下来,在树枝的下端用剪子使劲地剪下去。我的小手初拿着园艺剪感到不习惯,小枝干还行,一剪刀下去就剪断了,稍粗点的枝干时总觉得力气不够剪不断。此刻,孙大爷马上过来细心地教我用园艺剪在枝干下端剪下去,然后,将剪刀口在树枝上来回二下,左手稍将树枝倾斜点,顺势再用力将带蚕的枝干剪断了,再放置蚕筐里。接着,他又是手把手细心地教我们如何把柞蚕连枝紧插在新柞树桠上,让蚕宝宝自然上树爬到叶子上面生存。以后,我对这些养蚕中的活也就熟能生巧了。
原创:597(19团)之142: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大雪飘飘之三北疆学养蚕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杭州知青朱音山上摘柞蚕茧。团部刘干事拍摄
 
       每天我们看见卧在柞树叶上的柞蚕宝宝一天天长大。有一天当我剪枝时,不慎一条柞蚕宝宝掉在草地上,便检起来放在回到枝条上。这时,我仔细瞧瞧它的模样,外形特征胖乎乎的,呈灰白色、有节的圆筒形,身上长着许多小细毛,大虫子似的模样挺可爱。孙大爷见状过来,并告诉我:柞蚕的头部有一张小嘴和一对小眼睛。前胸部有三对小足可帮助把持柞树叶用嘴吃叶。腹部下面有五对长着细毛的小足,紧贴枝叶帮助身体蠕动爬行。柞蚕也属于昆虫类无脊椎动物。这样使我对柞蚕知识有了进一步了解。
       早晨的柞树林里和草丛都挂满露水,孙大爷总是开路在先,树林和草丛的露珠首先淋湿在他身上的衣裤和鞋袜,我们随后也被淋湿了,但就好多了。有时候,天气阴沉下来,孙大爷就着大嗓门叫喊“天要下雨了!快避雨了!”我们大家闻讯后及时地赶回来到休息的窝棚里避雨。就这样,好几次避免我们成为落汤鸡惨样!
       在下雷阵雨时,我也好奇地观看过柞蚕是怎样避雨生活的。在雨点下,只见柞蚕躲在叶下面避雨,野外生存能力特别强。它的生命力顽强,丝的质量也特别好。所以,魏连长说过,柞蚕丝是用作军用降落伞的最好原料。
       春去夏来,在连队住帐篷的日子里,我最企盼是下雨天,那么就不用出工啦!我们住的帐篷里很潮湿,木墩子床下也慢慢地重新生长出绿茵茵嫩嫩的杂草。有一个月我最多收到24封信:有家人的,有同学的,还有朋友的。当我躺在帐篷里翻看家乡寄来的信,总之特别开心。雨天就可以悠悠自在看啊!写的------。
        在炎热的夏季,那是北大荒养蚕最艰苦的时候,树林里的蚊子小咬肆虐,即使将防蚊帽绳拉紧,小咬也是无缝不钻。蚊子总是狂向我们凡是露出皮肤的部位进攻,尤其是脸部左边一个包,右边又肿起来了。头发根部常常被小咬哄起一个个小包,痒痒又难受,我们杭州姑娘算是真正领略北大荒蚊子小咬的厉害了!终身难以忘却。但是,孙大爷只戴个草帽,拿蚕吃剩的柞树枝叶偶尔拂一下眼睛部位,有时连个枝叶也不拿。咳,真是佩服!
       有一天,正当我和同伴们坐在柞树下休息,一场险情偷偷袭来,一条约一米长的黑蛇从不远处的草丛中悄悄地向我们游过来。这时,大家还若无其事开心地聊天喝水呢?只听孙大爷大吼一声,同时将一块大石头咂向黑蛇,只见蛇的脑袋顿时开花,蛇血四溅!妈妈呀!好害怕!眼明手快的孙大爷说:“别怕,在我们这山里一般是没有蛇的,偶尔也会发生,正巧让你们遇上了。今后你们坐地休息一定要注意安全!”
原创:597(19团)之142: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大雪飘飘之三北疆学养蚕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杭州知青朱音山上摘柞蚕茧。团部刘干事拍摄
 
       秋色渐浓,天气也渐渐凉了,卧在叶子上的柞蚕宝宝显得比较粗壮,蚕体略有一点透明,进食已经很少了。这时,孙大爷又告诉我们,蚕宝宝已到了吐丝做茧的时候了。果真过了一、二天,我在叶子上看见蚕宝宝的嘴不断地吐出丝线,它的头前后左右不停的摇摆着,慢慢变成了网状椭圆的蚕茧形状。就这样,没多久,整个柞树林里一颗颗蚕茧已布满枝头,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一派蚕茧丰收的景象。
       我们在孙大爷的指导下,开始了紧张而辛苦的摘茧劳动。当我在柞树枝上摘下一只只蚕茧,辛勤劳动的喜悦洋溢在脸上。一篮篮、一筐筐丰收的柞蚕茧被运下山来移居蚕房。在蚕房里,孙大爷又让我们姑娘们把一只只蚕茧串挂起来,并通过烧炕增温促使蚕蛾破茧而出。在暖洋洋的蚕房里,我和伙伴动作较快地将蚕茧连串起来,悬挂上高高的房架上。满屋子一串串的蚕茧,告示人们这是孙大爷带领我们养蚕班姑娘劳动获得的丰硕果实。
原创:597(19团)之142: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大雪飘飘之三北疆学养蚕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杭州知青朱音(上)和杭州知青王兰香(下)原黑龙江兵团19团养鹿连蚕房里挂柞蚕茧的留影。团部刘干事拍摄原片。
 
       当那些破茧飞出的蚕蛾和蚕蛹时,孙大爷告诉我们说:“蚕蛹可是好东西,营养丰富,是一道美味佳肴的好菜!”他竟然在铁锅将蚕蛹炒炒,并吃得香喷喷。我们见状诧异,并感到慌兮兮的,这个蚕蛹怎么还能吃啊!后来,我们也居然慢慢地试着吃上啦!嗨!难得的美味!味道真好香啊!
       在短短养蚕的季节里,是慈祥的孙大爷教会我们如何养蚕,熟悉了整个养蚕过程。我在养蚕班的团队里度过了艰辛而又愉悦日子。
       团部刘干事为了新闻报道的配图,特意拍摄我在山上摘蚕茧和蚕房挂蚕茧的照片。每当看见这几张已泛黄的珍贵老照片时,青春岁月的往事历历在目。衷心感谢刘干事的照片。这是我在北大荒最美好的永恒青春记忆。
        在养蚕的岁月里,让我亲身感受北大荒人的孙大爷朴实而平凡、敬业而踏实、热心而友善的精神品格。他,言传身教热忱地传授我们养蚕基本知识和技能。他,以身作则,亲力亲为作好表率,不怕苦和累,帮助我们尽快地适应养蚕工作,并能够独立操作。每当我们做错了什么,他从不重言重语批评,而是善意地明理指点,让我们在关心和鼓励中不断提升自我素质,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作风。
       孙大爷在年复一年的日子里,蚕一样的奉献精神,奔波忙碌进行着简单又重复的养蚕劳动工作之中,用自己的艰辛和汗水为人们奉献美丽。在那里让我记住北大荒有一位养蚕的孙大爷!赞扬他的精神和品格!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