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林田野(597)

永恒的青春记忆:在远方北大荒黑龙江兵团19团五九七值班营屯垦戍边的印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7月1日,未满十六周岁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现五九七农场),先后在一营五连、值班一连、值班营营部、水利大队部、二分场部工作,曾赴珍宝岛前线执行战备任务(并编为珍宝岛战区191部队1分队)、开赴金沙河修水库、进军黑大林子(现名红林)开荒建点、驻点岚峰深山伐木、抽调参加营部和砖厂建设、冬季水利大会战、开荒大会战、营部后勤事务管理等等。1979年1月回杭,一直在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工作,于2014年12月份休息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597(19团)之144: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之四“难忘的飘雪(下)”  

2017-12-08 21:35:25|  分类: 597(19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597(19团)之144:文/原黑龙江兵团19团朱音   编辑.润笔/田恒方    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之四“难忘的飘雪(下)”
原创:597(19团)之144: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之四“难忘的飘雪(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原黑龙江兵团19团杭州知青朱音在北大荒的老照片。

       在北大荒飘雪的回忆中,我还有令人魂牵梦縈的一件事。 那也是在一个寒冬阴霾的下午,我向连队请了半天假,因为家里寄来的邮包一直没去取,更重要的是,因感觉胃不太舒服,要到团部医院看病检查。 养鹿连距离团部三公里多,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天气寒冷,我把自己“抗寒装备全副武装”一下,肩上挂上一只军绿色包。我沿着团部方向的碎石泥路向前赶路,靠近生产连的苗圃这段路边有一片不高的白桦树林子,过了苗圃再要不了多少时间也就到团部了。
       正当我紧赶慢赶走着时,忽然看见一辆牛车在前方大摇大摆慢慢地赶往团部。赶车的张大爷约60多岁,黝里的肤色,粗黑的眉毛,满脸的皱纹,但从那双有神的眼睛中仍感觉他精神抖擞。这会儿张大爷正手握旱烟杆“叭哒、叭哒”抽着叶子烟呢。噢,前面赶车的是他亲戚,还有两个毛孩子,兴许是大爷送他们回团部。张大爷回头望见了我,热情地说:“小朱,去团部哪?“嗯,张大爷” 。“来,给你捎上吧!”“吁!吁!------”我正犹豫时,牛车已停了,我也上了。这牛车,慢悠悠地走啊走,真慢!
       到团部后,我赶紧去双柳河邮局取邮包。邮局的当班正是我熟悉的那位40岁左右的周姐,她家也就住团部。可能是寄给我的邮包单多了点,周姐对我也很熟悉了,一来一往双方的话就多了。她说我长得很像朝鲜人,像《金姬与银姬的命运》里的银姬。但我知道银姬是悲剧人物。
原创:597(19团)之144: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之四“难忘的飘雪(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朱音(右)与妹妹(左)在韩国旅游时着朝鲜服装的留影。

       这几天, 到团部医院看病的人很多,轮到我看病时医生已快下班了。 看病结束后,急急忙忙住回赶路时,正巧又踫上周姐了。热情好客的周姐说:“小朱,这么晚赶回去食堂还有饭吗?不如上我家去吧!”我拗不过她,再说肚子也真饿了。“好,走吧。” 
当我踏上返回连队的归途时,天空已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花,路上已稀有进出的人群。但归心似箭的我却感到浑身有劲,想想三公里路不在话下,脚下的棉毡鞋在湿漉漉的雪地里″嚓嚓嚓″地作响地向前行进。 生产连苗圃通往养鹿连的小道两边,齐刷刷排列着3米多高而并不粗壮的白桦树,好像夾道欢送来往的行人。虽然天色已黑,但我并不害怕,还一路哼着歌快步前进呢。当我走过苗圃,飘飘洒洒的雪花越下越大,好在没有风,大朵大朵的雪花又飘落在地面的积雪上,天色渐渐地越来越黑。此时,我想到还有不少路,心里不由自主地真有点害怕起来了,刚才愉悦的心情荡然无存……。 
       突然,我凭借旷野雪地上的反光,见到约前方100米处疑似移动的两个亮光,而且这亮光在逐渐变大。我头脑里“轰”一下子想到“是狼吧!”因为只有狼的眼睛在黑夜中是发亮的。
原创:597(19团)之144: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之四“难忘的飘雪(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妈妈呀,我害怕!是退?是躲?若退,是否会引狼追逐?!在慌忙中,我赶紧找到路边一个大的树桠蓬后面躲了进去,浑身紧张地索索发抖萎缩成一团。这时候的树已没有叶子,狼会发现我吗?此刻,头脑里已翻江倒海,瞬间胡思乱想,想了许多狼会发现我吗?我会像祥林嫂的孩子阿毛那样被狼吃了吗?这时宿舍里的同伴们会想到我正遇到狼了吗?我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在黎明前被人们发现吗?啊,难道正像下午周姐说银姬的命运一样悲惨------。
      正当我绝望之时,从回来的道路上走来一个较熟悉的身影:张大爷!张大爷看我躲在枯枝蓬时,也发现了前面距约50米处的“狼眼”。此刻,他毫不犹豫从身背转过一支猎qiāng,端起qiāng对着“狼眼”方向的目标, “” 三qiāng响起,狼一溜小跑往山里逃窜的无影无踪。 
       张大爷一把拽起我说:“小朱,别怕。没事了。”有张大爷在,我胆儿似乎也大些了,说“你怎么没赶牛车?”张大爷说:“因牛饲料明天才有,先把牛车搁亲戚家了,怕明儿早晨缺勤,先赶回来了。”后面他又说了啥,我都忘了。险情过后,我只觉得,若没有张大爷的到来,后果不堪设想,内心十分感激张大爷。
       当我回到连队,拍打滿身的雪花,重整衣装,擦干滿脸雪水,装着若无其事的神态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炕头的哈尔滨姑娘小邵惊讶地说:“唉哟,朱音你真能耐,这么黑,这么大雪,你一个人怎么回来的?!”这时已是半夜了,宿舍里有一部分人已入睡了,其他人都好奇地看着我,我只向她们微微笑了一笑。 第二天,连队爆出新闻,不止一人来问我昨夜的事。我说;:“不知是什么?是狗?是狼?看不清楚。” 我怯生生地回答。
        三个月后,我调到五营29连当小学老师,就这样告别了第二故乡的笫一站-----养鹿连。 
        北大荒的飘雪是一种美丽。在北疆的八年中,我见证了雪花轻柔时袅袅绕,满天冷凛,漫宇琼瑶的景致,也见过雪飘时的雪海茫茫,以及狂怒时的狂风暴雪。45年过去了,但北大荒那年那月的飘雪,好像永远在我心中飘洒,那是难以抹去的岁月苍桑,永远留在记忆之中。
原创:597(19团)之144: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之四“难忘的飘雪(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原黑龙江兵团19团杭州知青朱音在战友联谊会上表演个人才艺。
原创:597(19团)之144:杭州知青朱音------那年那月雪花之四“难忘的飘雪(下)” - 田恒方 - 红林田野(597)
 
2017年8月,原黑龙江兵团19团杭州知青朱音和爱人舟山知青李翊祥(原长林岛四中老师)在千岛湖留影。

注:文中有敏感字,用拼音代替。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